雪白的屁股

                (一)

  我一直都在怀念她——一位教了我很东西的老师,她叫方碧如。

  那是个水深火热的年代,我还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里,那时候好象是197

1年初,我只有十五岁,正是青春发育的时期,我在村里的中学上初一。

  那一年的春天,从城里来了几个下放的黑五类分子,其中就有方碧如老师,

她的父亲是国民党的官员,解放战争时起义,她当时嫁给了解放军的一个团长,

现在这个团长因为说了几句某位中央首长的坏话而被送进了监狱,再加上她那个

国民党的父亲,她不可避免地下放到了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山村。

  当时她有四十多岁了,她的身体看上去很柔弱,村长是个好人,不让她下地

干农活,她就做了我们的老师,所有的课都上,她是北大毕业的,足以应付我们

这群山村的孩子了,这也正是为什么文革后我要考北大的原因。

  她很漂亮,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年青的时候肯定迷死很多人,虽然她已有

四十岁的年纪,而且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仍然是那么的动人,白晰的皮肤,

典型的北方女子,尤其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小山村里,她简直是个天使。

  她喜欢我们,我们这群孩子也很喜欢她,小山村里,因为她的存在而显得生

机勃勃,这和当时那些正在闹动乱的大城市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知道她很关心我,因为我是个特别的孩子,我不爱说话,但是成绩很好,

我的母亲过世得早,父亲又病瘫在床上,我一边干活一边学习,成绩还总是全班

第一,我第一眼见到她是就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我的

眼神也有点心特别,好象曾经在哪见过我一样。

  她看出了我的天份,也希望我们的小山村能出现一个大学生,要知道,我们

村已经有近五十年没出过一个秀才了,所以她常常为我开小灶,到初二的时候,

我参加初三的考试,已经能拿前三名了。

  “好样的小明,南山村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你要为乡亲们争口气。”

  她常常这样对我说。

  我抬起头,看着她那张美丽而温柔的脸,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那一夜的事却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那是个闷热的仲夏夜,我家的一头猪跑到地里去了,我一个人忙乎了半天才

把它赶了回来,天已经很晚了。

  我回来时刚好路过方碧如老师住的那个院子,四周静悄悄的,忽然一点细微

的声音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情不自禁地爬上泥墙,往院子里张望,只见那院子的#p#分页标题#e#

一个角落里,一个人正蹲在地上小便。

  月光下,雪白的屁股隐约可见,再配上那细微的排尿声,我只觉得脑子一下

就大了,心不由自主的狂跳,虽然院子里还住有另外两个女老师,但我总认为那

就是方碧如老师。

  天啊,那个月光下雪白的就是她的屁股!

  我突然有了一种难言的冲动,我的裤裆一下就竖了起来,我的呼吸急促而汹

涌,十五岁的我好象一下成熟了,农村里的孩子平时常看到驴啊马啊的交配,所

以比城里孩子还要早熟,我死死地盯着那个雪白的东西看,生怕错过了一点,直

到她消失在门里。

  我不知道那个是不是方老师,但我总强迫自己去认为那就是方碧如老师,这

样总让我有种莫名的满足感,我迷迷糊糊地回了家,那一夜,我遗精了,遗了很

多。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一看到碧如老师就心跳加快,我不自觉地总想起月光

下那个雪白的屁股,那个人就是她,那位尊贵而美丽的老师,她的裙子下就裹着

那个迷人的屁股,我不敢再想,但又不由自主地要想,我多么渴望天天都能见到

她,我甚至渴望能和她……

  欲念一旦爆发,就无法收拾了,我开始失眠了,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跑到她

的院墙上去窥探,那怕是刮风下雨,如果看到,我将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而如

果没看到,我将彻夜难眠,院墙上的窥视竟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

  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的成绩一落千丈,上课时我总时打不起精神,我

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那丰满的屁股看,脑海里总浮想连篇,根本听不进老师的讲

课。

  方碧如老师也敏感地察觉到了,她找我谈过话,但我总是支支吾吾,于是她

决定自己采取行动。

  这天晚上,我又悄悄地来到了熟悉的院墙上,其实她已经从我离开家门的时

候就开始跟着我了,可惜我太兴奋,没留意到,当我爬上泥墙时,她从黑暗中走

了出来,我惊恐地望着她。

  她只是看着我,一言不发,我知道她一定很生气,她的眼神很复杂,我一点

都读不懂,我可能愣了有一分钟,然后一扭头,飞也似地逃了。

  第二天我没敢去上课,我跑到田野里,让谁也找不着我,直到晚上才回家。

  她就坐在我家里,可能等了很久了,我愣在门口,她走了出来,只是拍了拍

我的头,柔声地说道:“小明,你要好好学习,不要想别的,你要为你爸妈争口

气,为南山村争口气,你知道吗?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会有出息的。明天一定

要来上课,不要迟到。”说完,她微笑了一下,就走了。我的鼻子一下酸了。#p#分页标题#e#

  我回到了课堂,但还是专不下心,我强迫自己去听课,但那种莫名的欲望却

总是占了主导地位,我的成绩有所回升,但是没有以前那么好,欲念和理念在交

织,对于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来说,这太难了。

  九天之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又在晚上回到了那院墙上,但院子里已经没

有人会在晚上出来小便了,碧如老师已经在防备我了!

  一种破罐破摔地念头由然而生,情急之下我变本加利,在院子东头她们的洗

澡房的泥墙上凿了一个小洞,这样我在夜幕降临后就到小洞后偷窥三位女老师洗

澡,虽然夜色下不可能看到太多的内容,但我还是凭借着那潺潺水声以及那隐约

可见的肌肤来发挥我的想象,我仿佛又看到了那雪白的屁股。

  在碧如老师来洗的时候,我会把我那坚硬阳具从裤子里掏出来,反复地的搓

着,直到获得那一刹那间的快感,将精液喷到黄色的泥墙上。

  女人是有直觉的,有一天当我再到泥墙的时候,我发现小洞被人用新泥给堵

住了,我惊恐地看着四周,害怕又会有人从黑暗中走出来,还好没有,我赶紧落

荒而逃。

  第二天我胆战心惊地去上课,碧如老师象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异样,我稍稍

安了点心,会不会是她为了不让别的同学耻笑我而装作没发生呢?年轻气盛的我

并不把碧如老师的好意当回事,我找准机会又凿了一个洞,但两天后小洞又给堵

上了。

  我知道一定是碧如老师,因为如果是别的教师的话,我早被告发了。只要有

一个人躲在那里,根本不做任何防备的我一定会被逮个正着,而且结局是可想而

知,但没有。

  所以我知道一定是她,她一定是想让我默默的退缩,回到课堂上,成为一个

好孩子。我也想,但我总是做不到,我象吸毒上了瘾一样,无可救药了。

  只有等到真正解脱的那一天。

  那一天终于来了。

  一个沉闷的初秋的下午,大暴雨要来了,全村的男男女女都被组织到地里去

抢收,如果不赶在暴雨之前收完的话,这半年的辛苦就白费了。

  村里一个人影也没有,我偷偷地溜了回来,我要在洗澡房上再凿一个洞,这

一次我更大胆,我要到洗澡房里看看,寻找更有效的方法。

  于是我终于第一次进了那个洗澡房——碧如老师的洗澡房,我紧张地在墙上

搜索,搜索一个不容易被注意的地方。终于我找到了一个我认为是她们肓区的地

方,我开始掏出工具来凿洞。

  就在我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碧如老师回来了,也许是我干得忘形了,我#p#分页标题#e#

居然没有发现,等我转头的时候,她已经站在我身后了。

  我愣愣地看着她,她捂着手指,左手的食指上缠了一个布条,她一定是抢收

时弄伤了所以回来包扎的,她也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感情,或是悲

伤,或是怜悯,或是愤怒。

  我不知道。

  但是她不说话,我突然间不知哪冒出来的一股勇气,我大声地说:“老师,

我是来这上一下厕所的!”说着我就背对着她,解开了裤链,掏出我的东西,开

始撒尿。

  我真的担心我会撒不出来,在老师面前丢丑示弱,但我用力顶了一下,还是

撒出来了,撒完尿,我长出了一口气。

  我拉好裤链,转过身来,看也不看她一眼,抬着头就走,其实我的心跳得很

厉害,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才好。

  但是我才刚刚走了几步,就听到碧如老师在后面叹了一口气,一阵幽幽的声

音传到了我耳边,“小明,你是我的学生,我有责任照顾你,为你所做的一切负

责。”

  我一下站住了,回过身来,看到碧如老师双手就放在胸前,正在解她衬衣的

扭扣,雪白的脖子露了出来,我的脑海里一下闪现出月光下那洁白的屁股,我只

感到脑子里“嗡”地一下,热血全涌上来了,我快步冲过去,一把碧如老师按倒

在了洗澡房里那湿润面柔软的沙地上。

  “不要,不要,小明,不要在这里,不要……”。

  她急急地喊道,但是声音很低,在我听来仿佛象是在呻吟,我已经顾不上那

么多了,我有一种很急迫的感觉,我手忙脚乱地去扯她的上衣。

  她本能的想要阻止我,但又不敢太用力,我们推推搡搡的,弄了好一阵子,

她可能意识到这样会耽误更多的时间,于是,她的抵抗弱了下去,我终于可以扯

开了她的衬衣。

  洁白的肚皮和一件白色绣花的胸罩呈现在眼前,我的阳具一下就硬了起来,

把裤子顶得高高的,我也不知那来的力气,一下就把她的胸罩给扯断了。

  她“啊……”地惊叫了一声,双手本能地护到了胸前,我粗暴地扯开了她的

双手,一对丰满而白晰的乳房一下跳了出来,这是多么美丽的一对乳房啊!

  虽然已经有点塌下,但看起来还是那么的饱满,尤其是那两颗暗红色的小乳

头,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下去,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一个女人的乳房,

我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马上伏了下去,咬住了一颗乳头,贪婪地吮吸起来。

  “小明,不要,这,这会被人看见的,不要,老师给你,我们到里边去,别

在这,我……”

#p#分页标题#e#

  可我根本管不了这些了,那种禁忌的快感已经让我忘记了一切,我趴在碧如

老师的身上,吮着她的乳房,手还急不可耐地在她身上乱摸,她挣扎了几下,终

于无功而返,她就慢慢地平息了下去。

  我的右手趁机探入了她的长裤中,用力一扯,裤头就被褪到了腰下,我坐起

身来,抓住老师的裤头,用力地往下拉,老师把自觉地把屁股抬了起来,整条长

裤一下就被我拉了下来,露出两条修长的大腿,她的腿很白,皮肤泛着光泽,双

腿紧紧地夹在一块。

  我死盯盯地看了她的长腿几眼,咽了下口水,马上又弯下腰去,抓住了她身

上仅存的那条红色底裤。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双手,不让我再动一下,我试着用力

拉了一下,没拉动,也不知她哪来这么大的力,我急红了眼,喘着粗气,直勾勾

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老师。

  她也喘着气,和我对视着,眼神中充满了惶恐和不安,但是过了一会,那种

惶恐和不安消失了,她闭上了双眼,无奈地松开了双手。

  我迫不及待地一拉一甩,红色的内裤无声地飘落在地上,碧如老师也无声地

展开了她的身子,如一个洁白的雕像般躺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