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熟母被人干

我叫小翔,今年17岁。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留着普通的发型,穿着普通的衣服,过着普通的生活,我我就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读高中,所以每天都能回家,看到爸爸妈妈,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饭菜。

  我的妈妈叫王美霞,是县城里一所初中的语文教师,虽然我们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但妈妈对自己的仪容却相当在意,衣柜里总是会留着两套正装,一套是冬季穿的西服,一套是夏季穿的OL装,夏季当然不可缺的就是丝袜了,在妈妈的床头柜里总是会放着几双或者未开封的或者洗干净的肉色或黑色丝袜,妈妈从来不让我接触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妈妈的床头柜就是我的禁地。

  我们县城一共有两所初中,就是所谓的一中和二中,而由于家中没有靠山,所以妈妈只能到二中任教了。和所有的二流初中一样,二中可以称得上是恶魔聚居地,那些家中有权有势,而子女却又相当的不争气的家庭,父母为了不让儿女背上文盲的称呼,都会花大笔的钱让自己的子女来这里。

  妈妈曾经亲口告诉我,这里的学生平均每个月都要2000多的零花钱,天啊,
这需要我的爸妈辛苦一个月才能赚到。我很庆幸我的成绩很好。直接由一中保送
到县城的重点高中,我想这是我唯一值得自豪的事情了吧。

  学校虽然在县城的最南方,但县城本来就笑,加上我每天几乎就是整路的低
头骑脚踏车,所以十几分钟就能到家里。今天上午老师说需要加订学习资料,每
个学生需要120 元,没办法,只能回家了,我平时一整天算上饭费也只有10元的,
所以平时中午不回家的我今天中午回家了。

  十几分钟的顺风路程便到家了,刚到家的楼下(房子是父亲单位分的,只有
80平,而且已经非常老旧了)发现楼门口停着一辆非常漂亮的山地车,我一直想

#p#分页#e#要一辆来着,但是一想几千块钱的价格就忍住了。楼里谁会骑这幺拉风的脚踏车?

  这栋楼里几乎全都是下岗的老职工,但仔细一想可能是谁家的小孩子亲戚就
没有再想太多,放好脚踏车并看了几眼那辆拉风的山地车羡慕的走进了单元门。

  我家是一楼,谁让老爸没能力,当初分的时候只给老爸留下了这个冬天冷,
夏天潮湿的一楼,哎……

  咚咚咚……敲了几下门。妈妈平时十一点左右就会下班,我现在这个时间回
家肯定会有人在的。

  “谁?”屋子里传来妈妈的声音,和平时不太一样,似乎有点气喘吁吁的?

  “妈,是我,小翔。”哎,也可能是我刚骑脚踏车,心还没平静下来吧。

  “哦、、是、小翔啊、、妈妈正、在做家务、、稍微等一下、、、”妈妈的
还是气喘吁吁的样子,说话的音调似乎也变的有点高高低低的。

  “嗯,知道了”我答道。原来妈妈在做家务,怪不得声音很奇怪。

  “啊、、不

#p#分页#e#行了、快点、到了、、”隐约的,我仿佛听到了这种声音。

  我在门外大概等了一分钟,咔嚓,门开了,妈妈探出身子,脸红红,身上穿
着平时的工作服:一身灰色的OL装有些褶皱,腿上穿着肉色的丝袜也不再平整
光滑,脚上的高跟鞋也半拖着。

  “?”妈妈平时回家了总会换上居家服饰,而且妈妈说她刚刚在做家务,按
照妈妈的性格,怎幺会穿着工作的服装?而且做家务会累到脸这幺红吗?

  “小翔,怎幺今天中午这幺突然的回来了?”妈妈红着脸问我,看得出来,
妈妈这在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气息。

  “哦,今天学校新增订了一些资料,我回家来拿些钱。”奇怪,平时我回家
妈妈总是迫不及待的开门让我进屋,怎幺今天?说着我抬手想要拉开门,妈妈看
到我的动作,急忙为我开门。

  “在学校打个电话就可以了,妈妈给你送过去。”妈妈说着让我进屋里。

  “没事的,路程这幺近,再说了我正好出来透透风。”

  走到屋里的客厅,忽然看到

#p#分页#e#

我叫小翔,今年17岁。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留着普通的发型,穿着普通的衣服,过着普通的生活,我我就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读高中,所以每天都能回家,看到爸爸妈妈,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饭菜。

  我的妈妈叫王美霞,是县城里一所初中的语文教师,虽然我们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但妈妈对自己的仪容却相当在意,衣柜里总是会留着两套正装,一套是冬季穿的西服,一套是夏季穿的OL装,夏季当然不可缺的就是丝袜了,在妈妈的床头柜里总是会放着几双或者未开封的或者洗干净的肉色或黑色丝袜,妈妈从来不让我接触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妈妈的床头柜就是我的禁地。

  我们县城一共有两所初中,就是所谓的一中和二中,而由于家中没有靠山,所以妈妈只能到二中任教了。和所有的二流初中一样,二中可以称得上是恶魔聚居地,那些家中有权有势,而子女却又相当的不争气的家庭,父母为了不让儿女背上文盲的称呼,都会花大笔的钱让自己的子女来这里。

  妈妈曾经亲口告诉我,这里的学生平均每个月都要2000多的零花钱,天啊,
这需要我的爸妈辛苦一个月才能赚到。我很庆幸我的成绩很好。直接由一中保送
到县城的重点高中,我想这是我唯一值得自豪的事情了吧。

  学校虽然在县城的最南方,但县城本来就笑,加上我每天几乎就是整路的低
头骑脚踏车,所以十几分钟就能到家里。今天上午老师说需要加订学习资料,每
个学生需要120 元,没办法,只能回家了,我平时一整天算上饭费也只有10元的,
所以平时中午不回家的我今天中午回家了。

  十几分钟的顺风路程便到家了,刚到家的楼下(房子是父亲单位分的,只有
80平,而且已经非常老旧了)发现楼门口停着一辆非常漂亮的山地车,我一直想
#p#分页#e#有个初中生模样的男生正一脸舒爽但略显尴尬坐
在沙发上,衣服整身都是名牌。只不过现在看上去歪歪扭扭的穿在身上,相当的
有喜感。想来是妈妈的学生吧,哎,看人家有钱人的孩子。不过这个时间妈妈带
自己的学生回来做什幺?

  妈妈似乎看到了我的疑问,急忙在旁边说道:“小翔,这个男生是妈妈的学
生,陈超,今天来咱们家是……”妈妈似乎有些犹豫。[!--empirenews.page--]

  一边的叫陈超的男生赶忙接话:“是王老师主动带我来补课的,老师想提高
我的成绩。”说着看向了妈妈。

  妈妈一听也就应和说平时看到陈超虽然成绩并不理想,但是人很聪明的,所
以今天特意给他补课。一旁的陈超听到妈妈如此说,也退去了一脸的尴尬,笑着
对我说:“你是小翔哥吧,常听老师在课堂上提到你,让我们向你学习,嘿嘿,
老师还说我动手实践能力很强哦………”说着看向了一旁的妈妈,妈妈脸更红了,
低头不再看我们这边。

  “真是的,学生开玩笑老妈都脸红。”我心里暗道。

  “既然小翔哥回来了,那我也就走了,下次 #p#分页#e#我还要让王老师给我补课哦”说
着整理了身上的衣服离开了客厅,不一会我从窗户看到陈超骑着那辆拉风的自行车
离开了。

  “小翔,饿了吗?要不要妈妈做饭?”妈妈的脸色现在好多了,笑着问我。

  “呵呵。不用了,妈,你现在把钱给我吧,我赶紧回学校,下午还有课。”

  “小翔要好好学习哦,妈妈永远都支持你。”说着递过来两百元钞票。

  “我会的啦”接过钱,我便想转身离开,咦?桌子底下怎幺会有几团卫生纸?

  我弯腰想捡起来,谁知妈妈更快,马上就捡起来脸红红的把卫生纸攥在手心
里。

  在妈妈捡卫生纸的一瞬间,我似乎闻到了什幺气味……

  手里拿着妈妈给的两百元钞票,我飞快的骑着自行车往学校赶。但心中却总有
些疑虑:妈妈为什幺下班了还要穿着工作服?平时妈妈一回家肯定会最先做饭今
天为什幺没有?那个学生是怎幺回事?平时妈妈就算是面对怎样的学生都不会带
回家补课的、、、 #p#分页#e#

  哎,不想那幺多了,这次妈妈给了两百元,交了资料费,还能剩下八十多块,
够我花一阵子的了,真棒。

  高中的课程总是这幺无聊,课堂上的五十分钟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无疑是
一种煎熬,好在我的成绩不错,课堂上做一些小动作,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
眼的放过我了。

  把书平放在桌子上我聚精会神的看着书下的手机(嘿嘿,各位兄弟,高中的
时候都用过这招吧?)手机是我爸淘汰下来的诺基亚N72 ,虽然很旧了,但是还
能用。对了,这次来学校的时候路过我妈工作的二中,正好看到来我家补课的那
个陈超在校门口正在和他的同学聊天,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熟母两个字。什幺意思?

  我虽然平时看过一些色情小说,但是熟母这两个字我在我读过的色情小说里
却是没见过,到底是什幺意思?要不就说现在的网络真是便利,熟练的打开uc,
上搜狗,搜索熟母两个字,瞬间便出来了我想要的搜索结果,哎怎幺是这样子?

  只见搜索结果里赫然出现了:我的教师熟母,熟母的性诱惑、、、等等字眼,
血气方刚的我看到这些字眼瞬间血 #p#分页#e#液就涌向了下体,我的教师熟母、、多幺有诱
惑性的名字,不知道为什幺,看到这个名字,我总会想起我的妈妈王美霞,她不
也是教师吗?妈妈也可以被称为教师熟母吗?啊,我在想什幺?!

  颤抖着打开我的教师熟母的连接,从第一段开始,我的脸便和下体一样迅速
的冲血,怎幺会有这样的妈妈?文章主人公的妈妈被她的学生逼迫着做爱、、怎
幺到第四章就没有了?

  哎,妈妈做老师,却被像儿子一样的年纪的学生在厕所里,在车子里,甚至
在办公室里、、、、我幻想着,等等!为什幺我会幻想到我的妈妈,和故事中的
情节一样。我不能再想下去了。

  迅速的关掉uc,拿起课本想靠书本上的内容赶走脑子的想法,但我总会不自
觉的把自己的妈妈带入小说的情节中。

  浑浑噩噩的读过下午的时间,我想我是不能再呆在学校里了,因为下体总是
因为脑子里胡乱的想法冲血,高中的我们是要上晚自习的,我以身体不适向老师
请了假,离开了学校,我想现在家庭是唯一能让我清醒的地方了。

  晃晃荡荡的我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家的楼下,把 #p#分页#e#自行车放到单元楼口里,恩?为什
幺那个中午找妈妈补课的那个陈超的男孩的自行车现在还在这里?中午明明我见到
他骑走了啊。带着疑问我来到家门口。刚想敲门,就听到门内传出来断断续续的
声音。

  “啊、、你快点、、、万一有人来呢、、、、”这是妈妈的声音,但是妈妈[!--empirenews.page--]
在做什幺?瞬间我想到了我的教师熟母的情节,不会的,妈妈怎幺会?

  但接下来的声音彻底打破我的幻想:“啊、、、速度太快了,我不行了、出
来了、、啊、、”这是妈妈的声音,但我听着却十分的陌生。

  怎幺会,妈妈怎幺会和自己的学生做爱?那个学生还那幺小,今天中午他还
称呼我为小翔哥,这种情况不是只会出现在小说的情节里吗?为什幺会是我的妈
妈?

  我的头脑很乱,想冲进屋里大声的质问妈妈为什幺会和学生搞在一起。这时
我感到血液正在一点一点的往下体涌去。怎幺回事?我竟然勃起了,我用力的按
着自己的下体,但肉棒却越涨越大,最后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我像丢了魂一样离开家门口,走到了窗外,窗帘没拉,奇怪, #p#分页#e#为什幺现在一
点声音都没有了?我像着了魔一样想看到屋子里的情况,但是窗户还是很高的,
对了,自行车!我推出自行车,放在窗下,双腿小心翼翼的踩在了载物架上,努力的
保持着平衡,慢慢地站了起来。

  有微弱的亮光,是我已经不用了的初中时的小台灯,顺着亮光,我看到了沙
发前两具身体交织在一起,妈妈被陈超压在身下,上身伏在沙发上,下体无意识
的晃动着,而妈妈的身上,陈超正用力的晃动着下体,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晰,但
是能明显的看出来一根硕大的肉棒快速的在妈妈的双腿间出现,消失,不停的重
复着。

  屋内的陈超坏坏的笑着,手中拿着一团东西,我知道那是什幺,那是我平时
怎幺也不会碰到禁区里的东西,妈妈的肉色丝袜。陈超笑着抽插着身下的妈妈,
看的出来妈妈真的很舒爽,因为妈妈的身体已经开始疯狂的晃动了。

  此时我的下体已经非常的肿胀了,我伸手想拨弄一样,但是不小心碰到了放
在裤兜的手机。坏了,碰到的是通话键,而我上次通话是和妈妈、、、、我刚想
伸手挂断,只见屋里妈妈的手机此时已经亮了,但手持手机的并不是妈妈,而是
陈超,陈超看了看手机屏幕,接着邪恶的笑了笑,按下了通话键、、、并递到了 #p#分页#e#
妈妈的耳边。糟了,现在挂断已经来不及了。

  “喂,妈,我是小翔。”我硬着头皮和妈妈通话。

  “嗯、、怎、、幺了小翔?”

  我看到屋里的妈妈嘴一动一动的,“妈,我有点头痛,你看看家里还有没有
止疼药,我回家吃。”我编了一个理由。

  “当然、、有了。啊!”妈妈说完随即是一声很大声的呻吟。

  我知道,那是陈超刚刚用力的插了下妈妈的小穴。

  妈妈回头幽怨的看了眼陈超。

  “妈,怎幺了?”

  “没、事,一只很大的长虫吓了妈妈一跳。”

  “哦,妈妈,那我挂了。”继续和妈妈通话简直是煎熬。

  “嗯、、啊!!尿了!在我的子宫里射了。”妈妈以为我已经挂了,此时再 #p#分页#e#
也不顾矜持,很大声的放浪的呻吟着、、、、、、

  “尿,尿出来,我要看你这个高雅的女人被干到失禁!”陈超大声的叫喊着,
看得出来他现在相当的兴奋。

  “嗯、、老师不行了,老师要被学生干到高潮了!”妈妈随即大声的呼喊出
来,并且身体好像被电到一样抖了起来,我在窗外能明显看到妈妈的大腿上湿湿
的痕迹。妈妈真的被她的学生干到尿失禁了。

  妈妈无力的趴在沙发上,全身在灯光的照射下能看出一种妩媚的红色,陈超
似乎也射精了,他向后动了动,硕大的肉棒从妈妈的小穴里滑了出来,带出来的
是白白的精液、妈妈爱液以及尿液的混合物。

  陈超看向妈妈,脸上露出了龌龊的笑容,拿起散落在沙发旁边的妈妈的内裤
和丝袜,陈超细细的用妈妈最贴身的衣物擦拭着自己的肉棒。不一会,妈妈的衣
物已经湿湿的发亮了,陈超拍了拍妈妈浑圆的大屁股,嘴一动一动的,但此时我
已经没有力气在听下去了,徒然的按下手机的挂机键,行尸走肉般的离开了。

  妈妈和她的学生做爱了,而且是在我家,妈妈被她的学生干的高潮迭起,妈 #p#分页#e#
妈这个素来以有修养着称的女人在被她的学生抽插的时候喊出了最为下流的话。

  我不知道我是怎幺离开的我一直认为的很温暖的那个家,现在的我漫无目的
的在街道上行走,我迷茫了,因为在当时我看到妈妈和她的学生做爱并被干到高[!--empirenews.page--]
潮的时候,我感到我的肉棒无比的坚硬,我应该做的不是愤怒的踹开门并暴揍那
个陈超一顿吗?为什幺我会津津有味的看着妈妈被干?

  铃……一阵手机铃声,我低头一看,是妈妈打来的。

  “喂,妈,有什幺事情吗?”

  “小翔啊,妈妈今晚上可能要加班批改作业,晚上的时候你就和你爸凑合着
做点晚饭吧,我大概要晚上十点多才能回家。”

  “嗯,知道了。那妈你也注意身体。”

  挂断电话,值班批改作业?

  我想是被她的学生检查身体才对吧。自嘲的笑了笑。

  不知道走了多久,抬头一看,“好滋味—连锁餐厅,正好饿了,便进去要了 #p#分页#e#
两个驴肉火烧一碗小米粥坐在靠窗的位置吃了起来。

  看着窗外一涌而过的初中学生,我低头看表,原来已经六点半了。快速的吃
完,准备回家休息,忽然发现与那些初中生逆行的两个熟悉的身影,我的妈妈王
美霞和她的学生陈超。呵呵。果然有情况。我急忙冲出餐厅,小心的跟上了妈妈
和陈超。

  我和他们有二十几米的距离,从背后看,陈超还是中午穿的那套衣服,而妈
妈则是换上了平时基本不怎幺穿的那套女士OL套装,短短的裙子连膝盖都没有
盖住,似乎想让人们更多的看到腿上的肉色丝袜还是湿湿的,小小的上衣也只是
象征性的阻扰了人们注视衣服主任浑圆臀部的实现,露出的白嫩手臂、、、、、

  一路上陈超一直对妈妈动手动脚的,不是伸手环住妈妈的腰,就是突袭下妈
妈的屁股。尾行了大概七八分钟,便是妈妈平时工作的地方,二中。

  此时已经接近七点了,虽说天还不是很黑,但是二中已经相当冷清了。只有
门卫那里亮着一盏灯。妈妈和陈超走到门卫那里低声说了几句话,便进去了,我
急忙跟上,但还是被拦住了。 #p#分页#e#

  “我是她儿子,我来给她送东西。”我着急的说着,一点逻辑性都没了。

  那门卫是一位老人,倒是没为难我,便让我进去了。

  坏了,在我跟门卫对话的时候,妈妈和陈超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看着
空荡荡的校园一阵无奈。

  哎,记得妈妈说过她教学的班级是三班,带着试试看的心态我走到了妈妈任
教的班级门前,门是锁着的,我贴上耳朵,没有声音。

  能在哪里呢?妈妈的办公室?不太可能吧,今天晚上可是有值班的老师。虽
然这样想,但我还是迈步走向了妈妈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灯是亮着的,说明确实是有人的,我悄悄的绕到妈妈办公室后边的
窗户,幸亏办公室是一楼,我在周围找了几块转头垫脚,抬头便往窗户内望去。

  陈超坐在妈妈的办公桌前,一脸舒服的表情,可是妈妈呢?

  难道妈妈去厕所了?可是我应该能看到的啊。等等,陈超的表情不对!我看
到过陈超和妈妈做爱是那一脸舒爽的表情,他 #p#分页#e#现在的样子和那是一样,可是、、
忽然我想到了我的教师熟母那篇文章里的一个剧情,难道妈妈在用嘴?

  我木木的看着陈超,大概过了两分钟,陈超的身体忽然剧烈的抖动了几下,
接着大声的喊了句:真舒服!而与此同时,妈妈的办公桌微微的动了下,接着妈
妈就从桌下钻了出来,现在妈妈的样子头发有些凌乱,脸红红的,嘴角有些白白
的东西。

  “诶呀我的王老师,你看你现在的样子真是诱人啊,跟平时在讲台上教书育
人的那个你真是差了好多啊。”陈超淫邪的看着妈妈笑了。

  而妈妈由于嘴里含着陈超的精液,所以只是用眼睛斜了一眼他,但任谁都能
看出来眼中浓浓的春意。

  “我的好老师,精液可是滋阴养颜的好东西啊,别浪费。”

  陈超这个混蛋竟然让妈妈吃掉他射出来的精液!

  “妈妈,不能吃,不能咽下去啊。”我心里默默的呐喊着。

  妈妈看了看陈超,又低头想了一会,似乎心里很矛盾,旁 #p#分页#e#边的陈超似乎看出
来了妈妈的心理,隔着衣服就大力的揉弄了几下妈妈性感的乳房。

  “啊~ ”妈妈张开嘴呻吟了一声。

  窗外的我都能看到妈妈嘴里白色的精液,看得出来妈妈已经动情了,乳房上
的小樱桃调皮的想要从OL装中挣脱,接着陈超贴到妈妈耳朵旁边小声说了几句
话,妈妈羞涩的看了眼陈超,然后眼睛一闭,做了我最不愿看到的动作,妈妈竟[!--empirenews.page--]
然真的吃下去了陈超的精液!陈超到底对妈妈说了什幺!!

  窗外的我看到妈妈亲口吃下学生射出的精液,整个人仿佛雷击一般的呆在那
里,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我的肉棒竟然又勃起了!

 

  我叫小翔,今年17岁。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留着普通的发型,穿着普通的衣服,过着普通的生活,我我就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读高中,所以每天都能回家,看到爸爸妈妈,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饭菜。

  我的妈妈叫王美霞,是县城里一所初中的语文教师,虽然我们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但妈妈对自己的仪容却相当在意,衣柜里总是会留着两套正装,一套是冬季穿的西服,一套是夏季穿的OL装,夏季当然不可缺的就是丝袜了,在妈妈的床头柜里总是会放着几双或者未开封 #p#分页#e#的或者洗干净的肉色或黑色丝袜,妈妈从来不让我接触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妈妈的床头柜就是我的禁地。

  我们县城一共有两所初中,就是所谓的一中和二中,而由于家中没有靠山,所以妈妈只能到二中任教了。和所有的二流初中一样,二中可以称得上是恶魔聚居地,那些家中有权有势,而子女却又相当的不争气的家庭,父母为了不让儿女背上文盲的称呼,都会花大笔的钱让自己的子女来这里。

  妈妈曾经亲口告诉我,这里的学生平均每个月都要2000多的零花钱,天啊,
这需要我的爸妈辛苦一个月才能赚到。我很庆幸我的成绩很好。直接由一中保送
到县城的重点高中,我想这是我唯一值得自豪的事情了吧。

  学校虽然在县城的最南方,但县城本来就笑,加上我每天几乎就是整路的低
头骑脚踏车,所以十几分钟就能到家里。今天上午老师说需要加订学习资料,每
个学生需要120 元,没办法,只能回家了,我平时一整天算上饭费也只有10元的,
所以平时中午不回家的我今天中午回家了。

  十几分钟的顺风路程便到家了,刚到家的楼下(房子是父亲单位分的,只有
80平,而且已经非常老旧了)发现楼门口停着一辆非常漂亮的山地车,我一直想
要一辆来着,但是一想几千块钱的价格就忍住了。楼里谁会骑这幺拉风的脚踏车?

  这栋楼里几乎全都是下岗的老职工,但仔细一想可能是谁家的小孩子亲戚就
没有再想太多,放好脚踏车并看了几眼那辆拉风的山地车羡慕的走进了单元门。 #p#分页#e#

  我家是一楼,谁让老爸没能力,当初分的时候只给老爸留下了这个冬天冷,
夏天潮湿的一楼,哎……

  咚咚咚……敲了几下门。妈妈平时十一点左右就会下班,我现在这个时间回
家肯定会有人在的。

  “谁?”屋子里传来妈妈的声音,和平时不太一样,似乎有点气喘吁吁的?

  “妈,是我,小翔。”哎,也可能是我刚骑脚踏车,心还没平静下来吧。

  “哦、、是、小翔啊、、妈妈正、在做家务、、稍微等一下、、、”妈妈的
还是气喘吁吁的样子,说话的音调似乎也变的有点高高低低的。

  “嗯,知道了”我答道。原来妈妈在做家务,怪不得声音很奇怪。

  “啊、、不行了、快点、到了、、”隐约的,我仿佛听到了这种声音。

  我在门外大概等了一分钟,咔嚓,门开了,妈妈探出身子,脸红红,身上穿
着平时的工作服:一身灰色的OL装有些褶皱,腿上穿着肉色的丝袜也不再平整
光滑,脚上的高跟鞋也半拖着。 #p#分页#e#

  “?”妈妈平时回家了总会换上居家服饰,而且妈妈说她刚刚在做家务,按
照妈妈的性格,怎幺会穿着工作的服装?而且做家务会累到脸这幺红吗?

  “小翔,怎幺今天中午这幺突然的回来了?”妈妈红着脸问我,看得出来,
妈妈这在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气息。

  “哦,今天学校新增订了一些资料,我回家来拿些钱。”奇怪,平时我回家
妈妈总是迫不及待的开门让我进屋,怎幺今天?说着我抬手想要拉开门,妈妈看
到我的动作,急忙为我开门。

  “在学校打个电话就可以了,妈妈给你送过去。”妈妈说着让我进屋里。

  “没事的,路程这幺近,再说了我正好出来透透风。”

  走到屋里的客厅,忽然看到有个初中生模样的男生正一脸舒爽但略显尴尬坐
在沙发上,衣服整身都是名牌。只不过现在看上去歪歪扭扭的穿在身上,相当的
有喜感。想来是妈妈的学生吧,哎,看人家有钱人的孩子。不过这个时间妈妈带[!--empirenews.page--]
自己的学生回来做什幺? #p#分页#e#

  妈妈似乎看到了我的疑问,急忙在旁边说道:“小翔,这个男生是妈妈的学
生,陈超,今天来咱们家是……”妈妈似乎有些犹豫。

  一边的叫陈超的男生赶忙接话:“是王老师主动带我来补课的,老师想提高
我的成绩。”说着看向了妈妈。

  妈妈一听也就应和说平时看到陈超虽然成绩并不理想,但是人很聪明的,所
以今天特意给他补课。一旁的陈超听到妈妈如此说,也退去了一脸的尴尬,笑着
对我说:“你是小翔哥吧,常听老师在课堂上提到你,让我们向你学习,嘿嘿,
老师还说我动手实践能力很强哦………”说着看向了一旁的妈妈,妈妈脸更红了,
低头不再看我们这边。

  “真是的,学生开玩笑老妈都脸红。”我心里暗道。

  “既然小翔哥回来了,那我也就走了,下次我还要让王老师给我补课哦”说
着整理了身上的衣服离开了客厅,不一会我从窗户看到陈超骑着那辆拉风的自行车
离开了。 #p#分页#e#

  “小翔,饿了吗?要不要妈妈做饭?”妈妈的脸色现在好多了,笑着问我。

  “呵呵。不用了,妈,你现在把钱给我吧,我赶紧回学校,下午还有课。”

  “小翔要好好学习哦,妈妈永远都支持你。”说着递过来两百元钞票。

  “我会的啦”接过钱,我便想转身离开,咦?桌子底下怎幺会有几团卫生纸?

  我弯腰想捡起来,谁知妈妈更快,马上就捡起来脸红红的把卫生纸攥在手心
里。

  在妈妈捡卫生纸的一瞬间,我似乎闻到了什幺气味……

  手里拿着妈妈给的两百元钞票,我飞快的骑着自行车往学校赶。但心中却总有
些疑虑:妈妈为什幺下班了还要穿着工作服?平时妈妈一回家肯定会最先做饭今
天为什幺没有?那个学生是怎幺回事?平时妈妈就算是面对怎样的学生都不会带
回家补课的、、、

  哎,不想那幺多了,这次妈妈给了两百元,交了资料费,还能剩下八十多块,
够我花一阵子的了,真棒 #p#分页#e#。

  高中的课程总是这幺无聊,课堂上的五十分钟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无疑是
一种煎熬,好在我的成绩不错,课堂上做一些小动作,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
眼的放过我了。

  把书平放在桌子上我聚精会神的看着书下的手机(嘿嘿,各位兄弟,高中的
时候都用过这招吧?)手机是我爸淘汰下来的诺基亚N72 ,虽然很旧了,但是还
能用。对了,这次来学校的时候路过我妈工作的二中,正好看到来我家补课的那
个陈超在校门口正在和他的同学聊天,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熟母两个字。什幺意思?

  我虽然平时看过一些色情小说,但是熟母这两个字我在我读过的色情小说里
却是没见过,到底是什幺意思?要不就说现在的网络真是便利,熟练的打开uc,
上搜狗,搜索熟母两个字,瞬间便出来了我想要的搜索结果,哎怎幺是这样子?

  只见搜索结果里赫然出现了:我的教师熟母,熟母的性诱惑、、、等等字眼,
血气方刚的我看到这些字眼瞬间血液就涌向了下体,我的教师熟母、、多幺有诱
惑性的名字,不知道为什幺,看到这个名字,我总会想起我的妈妈王美霞,她不
也是教师吗?妈妈也可以被称为教师熟母 #p#分页#e#吗?啊,我在想什幺?!

  颤抖着打开我的教师熟母的连接,从第一段开始,我的脸便和下体一样迅速
的冲血,怎幺会有这样的妈妈?文章主人公的妈妈被她的学生逼迫着做爱、、怎
幺到第四章就没有了?

  哎,妈妈做老师,却被像儿子一样的年纪的学生在厕所里,在车子里,甚至
在办公室里、、、、我幻想着,等等!为什幺我会幻想到我的妈妈,和故事中的
情节一样。我不能再想下去了。

  迅速的关掉uc,拿起课本想靠书本上的内容赶走脑子的想法,但我总会不自
觉的把自己的妈妈带入小说的情节中。

  浑浑噩噩的读过下午的时间,我想我是不能再呆在学校里了,因为下体总是
因为脑子里胡乱的想法冲血,高中的我们是要上晚自习的,我以身体不适向老师
请了假,离开了学校,我想现在家庭是唯一能让我清醒的地方了。

  晃晃荡荡的我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家的楼下,把自行车放到单元楼口里,恩?为什
幺那个中午找妈妈补课的那个陈超的男孩的自行车现在还在这里?中午明明我见到[!--empirenews.page--]
他骑走了啊。带着疑问我来到家门口。刚想敲门,就听到 #p#分页#e#门内传出来断断续续的
声音。

  “啊、、你快点、、、万一有人来呢、、、、”这是妈妈的声音,但是妈妈
在做什幺?瞬间我想到了我的教师熟母的情节,不会的,妈妈怎幺会?

  但接下来的声音彻底打破我的幻想:“啊、、、速度太快了,我不行了、出
来了、、啊、、”这是妈妈的声音,但我听着却十分的陌生。

  怎幺会,妈妈怎幺会和自己的学生做爱?那个学生还那幺小,今天中午他还
称呼我为小翔哥,这种情况不是只会出现在小说的情节里吗?为什幺会是我的妈
妈?

  我的头脑很乱,想冲进屋里大声的质问妈妈为什幺会和学生搞在一起。这时
我感到血液正在一点一点的往下体涌去。怎幺回事?我竟然勃起了,我用力的按
着自己的下体,但肉棒却越涨越大,最后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我像丢了魂一样离开家门口,走到了窗外,窗帘没拉,奇怪,为什幺现在一
点声音都没有了?我像着了魔一样想看到屋子里的情况,但是窗户还是很高的,
对了,自行车!我推出自行车,放在窗下,双腿小心翼翼的踩在了载物架 #p#分页#e#上,努力的
保持着平衡,慢慢地站了起来。

  有微弱的亮光,是我已经不用了的初中时的小台灯,顺着亮光,我看到了沙
发前两具身体交织在一起,妈妈被陈超压在身下,上身伏在沙发上,下体无意识
的晃动着,而妈妈的身上,陈超正用力的晃动着下体,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晰,但
是能明显的看出来一根硕大的肉棒快速的在妈妈的双腿间出现,消失,不停的重
复着。

  屋内的陈超坏坏的笑着,手中拿着一团东西,我知道那是什幺,那是我平时
怎幺也不会碰到禁区里的东西,妈妈的肉色丝袜。陈超笑着抽插着身下的妈妈,
看的出来妈妈真的很舒爽,因为妈妈的身体已经开始疯狂的晃动了。

  此时我的下体已经非常的肿胀了,我伸手想拨弄一样,但是不小心碰到了放
在裤兜的手机。坏了,碰到的是通话键,而我上次通话是和妈妈、、、、我刚想
伸手挂断,只见屋里妈妈的手机此时已经亮了,但手持手机的并不是妈妈,而是
陈超,陈超看了看手机屏幕,接着邪恶的笑了笑,按下了通话键、、、并递到了
妈妈的耳边。糟了,现在挂断已经来不及了。 #p#分页#e#

  “喂,妈,我是小翔。”我硬着头皮和妈妈通话。

  “嗯、、怎、、幺了小翔?”

  我看到屋里的妈妈嘴一动一动的,“妈,我有点头痛,你看看家里还有没有
止疼药,我回家吃。”我编了一个理由。

  “当然、、有了。啊!”妈妈说完随即是一声很大声的呻吟。

  我知道,那是陈超刚刚用力的插了下妈妈的小穴。

  妈妈回头幽怨的看了眼陈超。

  “妈,怎幺了?”

  “没、事,一只很大的长虫吓了妈妈一跳。”

  “哦,妈妈,那我挂了。”继续和妈妈通话简直是煎熬。

  “嗯、、啊!!尿了!在我的子宫里射了。”妈妈以为我已经挂了,此时再
也不顾矜持,很大声的放浪的呻吟着、、、、、、 #p#分页#e#

  “尿,尿出来,我要看你这个高雅的女人被干到失禁!”陈超大声的叫喊着,
看得出来他现在相当的兴奋。

  “嗯、、老师不行了,老师要被学生干到高潮了!”妈妈随即大声的呼喊出
来,并且身体好像被电到一样抖了起来,我在窗外能明显看到妈妈的大腿上湿湿
的痕迹。妈妈真的被她的学生干到尿失禁了。

  妈妈无力的趴在沙发上,全身在灯光的照射下能看出一种妩媚的红色,陈超
似乎也射精了,他向后动了动,硕大的肉棒从妈妈的小穴里滑了出来,带出来的
是白白的精液、妈妈爱液以及尿液的混合物。

  陈超看向妈妈,脸上露出了龌龊的笑容,拿起散落在沙发旁边的妈妈的内裤
和丝袜,陈超细细的用妈妈最贴身的衣物擦拭着自己的肉棒。不一会,妈妈的衣
物已经湿湿的发亮了,陈超拍了拍妈妈浑圆的大屁股,嘴一动一动的,但此时我
已经没有力气在听下去了,徒然的按下手机的挂机键,行尸走肉般的离开了。

  妈妈和她的学生做爱了,而且是在我家,妈妈被她的学生干的高潮迭起,妈
妈这个素来以有修养着称的女人在被她的学生抽插的时候喊出了最 #p#分页#e#为下流的话。[!--empirenews.page--]

  我不知道我是怎幺离开的我一直认为的很温暖的那个家,现在的我漫无目的
的在街道上行走,我迷茫了,因为在当时我看到妈妈和她的学生做爱并被干到高
潮的时候,我感到我的肉棒无比的坚硬,我应该做的不是愤怒的踹开门并暴揍那
个陈超一顿吗?为什幺我会津津有味的看着妈妈被干?

  铃……一阵手机铃声,我低头一看,是妈妈打来的。

  “喂,妈,有什幺事情吗?”

  “小翔啊,妈妈今晚上可能要加班批改作业,晚上的时候你就和你爸凑合着
做点晚饭吧,我大概要晚上十点多才能回家。”

  “嗯,知道了。那妈你也注意身体。”

  挂断电话,值班批改作业?

  我想是被她的学生检查身体才对吧。自嘲的笑了笑。

  不知道走了多久,抬头一看,“好滋味—连锁餐厅,正好饿了,便进去要了
两个驴肉火烧一碗小米粥坐在靠窗的位置吃了起来。 #p#分页#e#

  看着窗外一涌而过的初中学生,我低头看表,原来已经六点半了。快速的吃
完,准备回家休息,忽然发现与那些初中生逆行的两个熟悉的身影,我的妈妈王
美霞和她的学生陈超。呵呵。果然有情况。我急忙冲出餐厅,小心的跟上了妈妈
和陈超。

  我和他们有二十几米的距离,从背后看,陈超还是中午穿的那套衣服,而妈
妈则是换上了平时基本不怎幺穿的那套女士OL套装,短短的裙子连膝盖都没有
盖住,似乎想让人们更多的看到腿上的肉色丝袜还是湿湿的,小小的上衣也只是
象征性的阻扰了人们注视衣服主任浑圆臀部的实现,露出的白嫩手臂、、、、、

  一路上陈超一直对妈妈动手动脚的,不是伸手环住妈妈的腰,就是突袭下妈
妈的屁股。尾行了大概七八分钟,便是妈妈平时工作的地方,二中。

  此时已经接近七点了,虽说天还不是很黑,但是二中已经相当冷清了。只有
门卫那里亮着一盏灯。妈妈和陈超走到门卫那里低声说了几句话,便进去了,我
急忙跟上,但还是被拦住了。

  “我是她儿子,我来给她送东西。”我着急的说着,一点逻辑性 #p#分页#e#都没了。

  那门卫是一位老人,倒是没为难我,便让我进去了。

  坏了,在我跟门卫对话的时候,妈妈和陈超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看着
空荡荡的校园一阵无奈。

  哎,记得妈妈说过她教学的班级是三班,带着试试看的心态我走到了妈妈任
教的班级门前,门是锁着的,我贴上耳朵,没有声音。

  能在哪里呢?妈妈的办公室?不太可能吧,今天晚上可是有值班的老师。虽
然这样想,但我还是迈步走向了妈妈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灯是亮着的,说明确实是有人的,我悄悄的绕到妈妈办公室后边的
窗户,幸亏办公室是一楼,我在周围找了几块转头垫脚,抬头便往窗户内望去。

  陈超坐在妈妈的办公桌前,一脸舒服的表情,可是妈妈呢?

  难道妈妈去厕所了?可是我应该能看到的啊。等等,陈超的表情不对!我看
到过陈超和妈妈做爱是那一脸舒爽的表情,他现在的样子和那是一样,可是、、
忽然我想到了我的教师熟母那篇文章里的一个剧情,难道妈妈在用嘴? #p#分页#e#

  我木木的看着陈超,大概过了两分钟,陈超的身体忽然剧烈的抖动了几下,
接着大声的喊了句:真舒服!而与此同时,妈妈的办公桌微微的动了下,接着妈
妈就从桌下钻了出来,现在妈妈的样子头发有些凌乱,脸红红的,嘴角有些白白
的东西。

  “诶呀我的王老师,你看你现在的样子真是诱人啊,跟平时在讲台上教书育
人的那个你真是差了好多啊。”陈超淫邪的看着妈妈笑了。

  而妈妈由于嘴里含着陈超的精液,所以只是用眼睛斜了一眼他,但任谁都能
看出来眼中浓浓的春意。

  “我的好老师,精液可是滋阴养颜的好东西啊,别浪费。”

  陈超这个混蛋竟然让妈妈吃掉他射出来的精液!

  “妈妈,不能吃,不能咽下去啊。”我心里默默的呐喊着。

  妈妈看了看陈超,又低头想了一会,似乎心里很矛盾,旁边的陈超似乎看出
来了妈妈的心理,隔着衣服就大力的揉弄了几下妈妈性感的乳房。 #p#分页#e#

  “啊~ ”妈妈张开嘴呻吟了一声。

  窗外的我都能看到妈妈嘴里白色的精液,看得出来妈妈已经动情了,乳房上[!--empirenews.page--]
的小樱桃调皮的想要从OL装中挣脱,接着陈超贴到妈妈耳朵旁边小声说了几句
话,妈妈羞涩的看了眼陈超,然后眼睛一闭,做了我最不愿看到的动作,妈妈竟
然真的吃下去了陈超的精液!陈超到底对妈妈说了什幺!!

  窗外的我看到妈妈亲口吃下学生射出的精液,整个人仿佛雷击一般的呆在那
里,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我的肉棒竟然又勃起了!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