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之虐恋

 

 

霜之虐恋(上)(原创:小霜)

[日期:2005-12-17] 来源:  作者: [字体:大 中 小]  

 

一.少女情怀

小霜爱上马君。为什么,现在她不明白,那是三年前的事,其实三年前也不明白。

三年前,19岁,少女的情怀,总是憧憬着美好的爱情。大学二年级,很多时间,女生都在宿舍里叽叽喳喳的讨论心目中的男朋友。

“这么晚了。丽丽、迎春她们今天晚上又不回来了。”

“真羡慕她们。她们好幸福啊。”小霜说。

“哎,小霜,你和马君不是挺好的?你怎么不谈。”

“马君。”想到这个名字,小霜心里总是甜甜的。

“小霜,你今天晚上就留在宿舍吧,我们聊个通宵。”

“不了,我要出去了,我还有点事。”小霜在宿舍锁门前匆匆告别。

“为什么小霜不喜欢住在宿舍?”宿舍的女生纷纷议论,论题也许从男生转移到小霜。

小霜为什么不愿意住在宿舍,这是她自己的秘密,别人没法猜透的秘密。回到自己在学校外租住的小屋,紧紧锁住门窗拉好窗帘。小霜在抽屉里打开了了自己的空间。抽屉里有很多麻绳。小霜脱掉自己的衣服,跪在床上,用牙齿咬着麻绳,仔细的捆绑自己的双手。绑好后,依然是跪着,用手指抚摸自己的阴部。

“马君。。。”小霜如同梦吟一般轻轻呼唤马君的名字,下面越来越湿,脑海中马君的形象越来越明显,似乎正在抚摸自己的已经是马君。手指几乎是本能抚摸的使小霜到了高潮。 

高潮的疲惫使小霜趴倒在床上。虽然小霜从初中开始,就喜欢上了自己捆绑自己。从高中开始,知道了怎样去自慰。但从来没有人,能像马君一样,充满了她的幻想。如果马君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一个坏女孩,他会爱我吗?小霜随便卷着毯子,带着这样的疑虑,进入了梦乡。

 

“小霜和马君谈恋爱了。”校园里没有不透风的墙。

“怎么,怎么谈上的?”

“听说啊,不久前马君过生日,只有小霜一个人记得,她去买了蛋糕蜡烛,两个人开了一个很浪漫的party。他们就开始了。”

“马君真幸福,能找到小霜这样的女孩子。”

“小霜才幸福呢,她想马君都快想疯了,把自己当作生日礼物送了别人。”

女生中传播消息的速度是惊人的,女生中传播的故事总是会越来越神奇浪漫。

马君也不喜欢集体生活。小霜只是在马君生日那天,送了马君一块蛋糕,在马君住所陪马君吹灭19根蜡烛,在黑暗中紧张的接受了马君的吻。然后,马君默默的在打他的《心跳回忆》,小霜红着脸,默默的陪他,把无数报纸撕成了一屋纸屑。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坐了两个小时。然后,马君骑自行车把小霜送回家。路上,小霜抱着马君,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她献出自己的初吻,一个主动的吻。

小霜开始憧憬未来美好的生活,大学以后和马君结婚,为他扫地做饭生孩子,在19岁大学生心中,未来总是阳光灿烂的。

 

“丽丽,阿涛有没有舔你。大山老是想舔我。”喜欢一起探讨问题时女生的特点,有了男朋友的女生会有更多的话题,小霜也有了讨论这些话题的权利。

“阿涛也是,还要我舔他。我没有反对,我觉得不答应他进去挺内疚的。迎春,你还没有让他进去吧。”

“没有,不知我还能坚持多久,我有点想他进去了。”

“小霜啊,你有没有和马君做过这样的事?”

“没有,我们还没到那个地步。”小霜红着脸,实话实说。

 

二.纯洁的肉体燥动的心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要放寒假了。学校里的同学越来越少,小霜虽然舍不得离开马君,两人还是要回家的。在校园最高的教学楼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小教室里,小霜深情的亲吻马君,舌头缠绕在一起,多久也不愿分开。马君的手慢慢伸入小霜的衣服,第一次握住了小霜的乳房。小霜有点紧张,但没有反感。

“给我看一下好吗?”马君要求看一眼。

小霜看着的确不会有人来,门也用课桌顶住了。就慢慢掀起了自己的衣服。让自己美丽的乳房第一次展现男人面前。马君疯狂的抚摸亲吻小霜的乳房。一切似乎已经消失了,全世界似乎只剩下她们俩人。小霜紧紧的搂住马君的头,沉浸在幸福的感觉中,手指下意识的拼命拉扯马君的头发。#p#分页标题#e#

“小霜,怎么,你不喜欢吗?”马君被小霜抓的无法忍受。

“不,对不起。”小霜脸红着拉下衣服。

“我只是。。。”小霜不知如何解释,“我只是,有些紧张。”

 

即使是冬天,南方也有温暖的阳光。和父母家人在一起,好吃好住,但小霜的心灵,早就充满了马君。每晚悄悄的给马君通电话。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小霜在自己的自己的小天地里,捆绑自己,用手指慰济寂寞的思绪,默默想念马君。

父母在偷偷议论。

“小霜每天晚上都往上海打电话,她是不是瞒着我们谈对象了。”母亲看着高昂的电话话费单。

“女儿已经不了,也该谈了。你忘了,我们是在19岁时结的婚。”

“当然记得,你还虚报了年龄,我们才领的结婚证。不过这么大的事,她不应该瞒着我们。”

“不知小霜的男朋友可不可靠。现在的年轻人很不专一,我怕小霜被骗了。”

小霜无意中在门外偷听到父母的谈话。“马君会在玩吗,不会的。”小霜坚决的告诉自己。

 

经过寒假“漫长”的等待,小霜又看见了马君。小霜迎接马君的是窒息的长吻。小霜紧紧搂住马君,如果他们两个人交换了性别,小霜的拥抱也许会把马君勒死。当然,这是在校外马君的公寓。

马君抚摸小霜的胸部,小霜紧紧的抓马君的手,下意识的把马君的手抓出伤痕。

马君说:“小霜,为什么你老要弄疼我?是我太粗鲁吗?”

小霜红着脸说:“不,对不起,我是。。。那个。。。其实。。。其实我很高兴,我。。。”小霜实际上无法解释。

马君说:“每次和你亲热,到了兴奋的时候,你总是把我掐得不得不停下来。你是不是不高兴和我亲热。”

小霜急忙解释:“不,不是的。我很开心,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小霜真的知道怎样解释,说:“我是下意识的,我可能太兴奋了。”

马君生气的说:“我不信,你不信任我。”

小霜快要哭了,说:“我没有。你不相信,可以把我绑起来。。。”说出这句话,小霜心头就像遭到大锤子猛击。“自己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马君问:“真的?”

小霜咬着牙低声说:“你绑吧。”背起双手低着头。她好想马君知道,自己想被他捆绑,又害怕马君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

马君说:“对不起。”用领带捆绑小霜的双手。虽然马君捆绑的并不紧,只要愿意,小霜几秒钟就能挣脱。但小霜被爱人捆绑的甜蜜,让自己完全被所爱的人捆绑,就象把小船系于港湾,虽然失去了自由,却有了依靠。

马君轻轻的搂着小霜,把她慢慢放到在床上,搂着她的脖子,抚摸她富有弹性的胸部,深吻,小霜如同一个温顺的绵羊,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乳房在他的抚摸下变得坚挺。 

小霜把自己完全交由对方控制,享受爱人的服务,渐渐的,她陶醉了,下面变得很湿,她看到了梦境就要实现。

马君掀开小霜的衣服,仔细欣赏小霜的乳房。深情的吮吸小霜的乳头。

好舒服。小霜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快乐。

马君慢慢的拉下小霜的裤子。

“不要,这样不行的。”小霜很想,但自尊和道德这些无形的东西告诉她,现在还不能。

马君说:“让我看一眼,我想看看你下面是什么样子的,我保证不会伤害你。”

小霜说:“好吧。只准看看,马君。”其实,小霜随时可以挣脱这种根形式上的捆绑,但她更乐意等马君解开,在解开之前,接受马君的欺负,哪怕是强奸。 

马君把小霜的裤子一条条脱下,小霜紧张得发抖,她不知道马君是否会克制得住他的性欲。如果他要做那种事,自己是否应该反抗。突然,小霜问自己:“我想反抗吗?”最后,马君脱下了小霜的三角短裤,把少女隐秘的部位暴露在他的眼前。

 

小霜的阴部,就象一个诱人的桃子。马君看了一遍又一遍,还用手抚摸,用嘴深吻。却一直克制着他那勃起的性器,抗拒着自己的欲望。

时间过的很慢,尤其在强忍冲动的时候。马君一咬牙,把小霜的束缚解开。小霜赶紧穿上裤子。

马君搂着小霜的脖子,说:“对不起。有没有把你绑疼了。”#p#分页标题#e#

小霜低声说:“没有。”

马君说:“我刚才太粗鲁了,我保证以后不绑你了。”

小霜红着脸低声说:“不要紧。以后。。。你都可以绑我,今天。。。我很开心。”

 

小霜回到自己的公寓,马上脱掉衣服,捆绑上自己的双手,低声呼喊马君的名字到高潮。也许,这时,马君也在自慰,发泄心中的欲火。

 

三.献出身心

一天晚上,小霜和马君一番甜蜜亲热后,已经很晚了。

马君问:“今晚,你可以留下来吗?”

小霜答应了,因为她舍不得离开。但她要马君答应,一定要克制住。

马君和小霜和衣躺在被窝里。这是他们第一次睡在一块。马君抚摸、亲吻着小霜。

“你什么时候肯给我?”马君问。

小霜已经完全沉浸在甜蜜中,问:“你爱我吗?”

“爱。”

“以后会娶我吗?”

“我一定会娶你做我的老婆。”

“无论我有什么缺点,你都不会抛弃我?”

“我发誓,如果我背心复义,让我被车撞死。”

“这样会怀孕的。下一次,我给你。”

两人相拥直到深夜。

次日起床,小霜看到了马君身上道道伤痕,昨晚自己抓出的伤痕。

 

春天,多情的春天。小霜已经决定把自己的一切交给马君。小霜在自己的小屋给马君做饭,她第一次下厨。

自己尝了一口,很难吃,马君却一直夸她做得好。

小霜说:“我一定会学好做饭,我要给你做一辈子的饭。” 

马君问:“真的?”

小霜咬着牙,低声说:“恩。。。我还要,给你洗一辈子衣服。”

马君搂住小霜。把她按倒在床上。亲吻。有情喝水饱,他们早就忘了还要吃饭。

“小霜,我想要你。”

小霜闭着眼睛咬着牙想了想,用最大的勇气说:“我愿意。今天,不会怀孕。”

“过会你兴奋,不准抓我。”马君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我记住了。”

小霜静静,坐着,等待马君脱掉她身上的衣服,两人赤裸相对。

没有衣服的阻隔,拥抱是那么热烈。马君的手如同两股热流,漫游小霜的全身。心与心的距离如此接近,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深情的吻,无法分开。马君亲吻小霜的乳房,吮吸小霜的乳头,让小霜全身就象充满了电流。小霜的身体很快发生了变化,乳头在马君吮吸下变得坚挺,阴道不断流出爱液,把整个阴部变成诱人的水蜜桃。马君疯狂的舔小霜的阴唇,小霜也饥渴的把马君的阴茎含入嘴吮吸。爱与欲交融,一切是那么自然不要任何人教。 

两个人都欲火中烧。马君把小霜按倒在床上,要让火热的阴茎进入小霜的身体,却不知怎样做。小霜马上用双手把自己的阴道口张开一个小洞,让马君占据自己最后的禁区。

处女的阴道是那么的紧,紧紧的夹住了马君的阴茎。阴道中的肉,第一次接触外界的摩擦,异常的敏感。又疼又兴奋的感觉,让小霜象野兽般低声浪叫。这种声音让马君更加兴奋。马君用手把小霜的腿分到最大。使劲抽插。 

小霜已经什么也不知道了,只有,疼痛、兴奋,疼痛、兴奋。只有对大脑一浪高于一浪的刺激。直到腾云驾雾,直到飘飘欲仙,直到死去活来。直到,马君把精液射在她体内,马君倒在她身上,阴茎慢慢变软退出。

马君的阴茎上,带着精液和小霜的爱液,还有一些血丝,床上也有了斑斑几点血迹。

突然,小霜看到,马君身上伤痕累累,再看看自己的手指,十个指甲逢都是染着鲜血的皮肤屑。

马君转过头问:“你开心吗?”

小霜说:“很开心。”

马君笑着说:“我知道。你一兴奋就会乱抓乱咬。”

小霜说:“对不起,你不要紧吧。”

马君说:“不要紧。为了你死都不怕,还怕这点小伤?”

“下次,你把我绑起来好了。”

“下次,什么时候。不要绑,我吃的消。”

“你说什么时候好了。我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样都行,绑我一辈子也行。”

 

四.水的另一面是冰霜

以后很多天,他们每天都会做爱,直到有一天,在小霜家。马君终于无法忍受小霜疯狂的抓咬,把她推开。#p#分页标题#e#

“对不起。”小霜说。

马君被小霜弄得心情很糟,怒吼着对小霜说:“你去找根绳子,我要好好教训你。”

小霜在抽屉里拿出了一捆长长的麻绳。马君很惊诧小霜抽屉里竟然有这样的东西。但他还是很生气的把小霜的双手扭到背后牢牢捆住。对于这根麻绳,光捆手显然是太浪费了。马君又捆上了小霜的双脚。

小霜没有任何要反抗的意思。

马君狠狠的掐了小霜大腿一把,“啊!”小霜疼得忍不住叫了出来。

“知道疼了吧,以后不要再抓我了,我就不掐你。”马君看着小霜痛苦的神情有点于心不忍。

“对不起,以后如果我再伤你,你就狠狠的教训我。”

马君看着赤裸捆绑的小霜,又有了做爱欲望。马君想抱起小霜。小霜摇摇头,说:“你再掐我几把出出气吧。”小霜刚尝到了受虐的滋味,很不愿意就此停止。

“你喜欢被我掐。”马君突然觉得,小霜似乎还有很多他不知的秘密。

“我经常抓伤你,我心里很难过。你还是多打我几下,我会好过一点。”小霜说。

马君又在小霜的屁股,大腿,手臂上掐了几把。虽然很疼,小霜却感到很刺激,竟然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淑女般的小霜背后还有一个魔女般的小霜。小霜知道,马君也许也开始觉察了。

“很开心吗?”马君觉得今天小霜很奇怪。

小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几乎在默认她现在一点也不难过。

马君用手掌打小霜的臀部。留下了五个手指印,小霜只是低声的呻吟了一下。马君继续打。小霜只是呻吟,并没有求饶的意思,她痛苦的表情里还隐藏着微笑和满足。每一下的拍打声,就如同音乐一般美妙。小霜自己一直在渴望这种受虐感觉。原来,受虐感觉好奇怪。

小霜的屁股被打得通红,阴部却湿的又成了水蜜桃,兴奋,做爱时的兴奋。小霜现在很兴奋很高兴。马君似乎觉得一股无名的恐惧。他突然从床上跳起来。拉开小霜的抽屉。他傻了眼,抽屉里只有绳子,各种各样的绳子。

马君把几根绳子扔到小霜的身边,生气的问:“你老是要我把你绑起来,原来你很喜欢被绑起来,对不对。”

小霜知道,自己的秘密终于被马君揭穿了。也没有什么好再隐瞒了。

“对不起,一直没有告诉你。有时候,我会偷偷的自己捆绑自己。”其实小霜还是隐瞒了,她几乎天天捆绑自己,只是还怕马君无法接受。

“你故意抓伤我,让我绑你,是不?”

“没有,我真的不是故意抓你的。”

“还敢骗我。你看你,求我掐你。你被打屁股的时候看你兴奋成什么样子?”马君的样子让小霜非常害怕。

“你这是什么?受虐狂,变态。你知道吗?”马君快疯了。

“不要走。”看着马君穿上衣服就要离开,小霜痛苦的哀求:“我一直在骗你,对不起。但是我对你是真心的。”

马君大力的锁上门,把怒气都发泄在了门上,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了床上赤裸的小霜、捆绑的小霜、哭泣的小霜,头也不回的走了。

 

 

2002-4-26 20:39:32 

-----

小霜 

 

 

相关回复: 

 

[编辑] [删除] 0 0 送上鲜花/扔个鸡蛋 

作者的话 

 

这篇文章里面的情节都是真实的,只是经过了拼接、增删和艺术加工。我就是小霜。

我从15岁开始,迷恋上捆绑的感觉,从此不能自拔。

我对爱情忠贞不渝,这与我的受虐倾向无关。我喜欢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自己爱的人,包括自由、自尊。我喜欢被捆绑和被虐待。做爱的时候,我会抓伤对方让自己更兴奋。

文章结尾只是我和马君两年恋爱中第一次分手。马君是个非常好的男生,他的离开只是他无法接受小霜的受虐癖好。小霜和马君最终还是分手了。大概是因为小霜如同上瘾了一般爱上了受虐,无法自拔。 

我很想把这段刻骨铭心的回忆写下来,但苦于文笔太差,久久不能成稿,这是我写的《霜之虐恋》的上部。也可单独成文,如果我没有本事写完整部小说。马君的愤怒离去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文章的结尾,我想,对广大浪费网费阅读我的拙作的读者,也有个交待。

很感谢 love4you , 是他给了我发表文章的勇气。#p#分页标题#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