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约会!约会!

 

 

在我知道了梅佃对我,和我对梅佃的感情时,说真的我非常地不想回到那间菅野姊妹等待着我的家。

 

我真的很想一直跟梅佃在一起。话虽如此,但是我也没有跟她私奔的勇气。听起来虽然有一点自私,但是“喜欢”的这种感情有很多种类,我想我对梅佃的这个感情,没有比美月对菅野先生的那份感情来得坚定。我在回到家的那一刻,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你回来了啊,小匡!”

 

美理站在门口对我说。

 

“美理…身体好多了吗?”

 

“咦?啊啊,那个啊。那是假装的啦!”

 

她毫不在乎的说着。未来真的要让这种人来教导学生吗?正感到惊讶的我,却被美理回问了一句令我尴尬的话。

 

“我听说了喔。你跟梅佃一起翘课跑去做爱啊?”

 

#p#副标题#e#她怎么知道…我顿时脸色苍白了起来。

 

“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有认真的到学校去…”

 

“不要骗我,不要骗我。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啦!”

 

难道…学校也知道这件事了吗…?

 

美理看着非常狼狈的我,向我说明了真相。

 

“我今天不是装病没有到学校去吗?所以我下午打了电话给了铃木老师。然后他跟我说今天小匡跟梅佃没有来上课。我马上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因为,那个女孩很喜欢小匡。”

 

“啊?你知道了啊?”

 

“嗯,这就叫做女性的第六感。我问了美月跟美辉,她们都说你今天早上跟梅佃一起出门,所以接下来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而且你果然在这个时间飘着肥皂的香味回来。”

 

真不愧是美理。我真的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p#副标题#e#

但是接下来的才厉害,她毫不容赦的追问我。

 

“…嗯,既然你跟她上了床,那你一定也很喜欢她了喔?”

 

“那是…梅佃向我要求的…”

 

“喔~只是跟她玩玩而已啊?她真是可怜。”

 

“不、不是!我并没有玩弄她的意思…”

 

“可是啊,小匡的个性也真是的。强暴了我,跟美月做爱,连美砂都被你上了,对吧?”

 

哇啊!什么事都逃不过美理的眼睛吗!?

 

被说得狼狈不堪的我,胆颤心惊地试着向她解释。

 

“我对美理#p#副标题#e#所做出的事真的感到非常地歉疚。虽然不是道了歉就可以原谅的事,但是真的对不起!”

 

我深深地向她低头道歉。

 

“喔~你觉得很对不起我是吧。这么说来,那我也只是被你玩玩而已啊?”

 

“我没有那个意思…那个时候,我真的有想跟美理结婚的…”

 

对!我那个时候在跟美月做爱之后,心情变得很浮躁,只要是女人都想跟她上床。但是跟美理的时候,我的确有过想要跟美理结婚的念头。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

 

难道我根本就没有将结婚这件事看的那么重。只要肯跟我上床的话!跟谁结婚都无所谓了吗?

 

我渐渐地厌恶起这个个性。我简直连禽兽都不如,我真是…

 

“看样子你也知道错在哪里了啊?你也终于知道你自己真正的想法了吧!”

#p#副标题#e#

“美理…我…”

 

“嗯嗯,毕竟你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生嘛。为这种事烦恼是应该的,但是…”

 

我觉得她好像在企图什么事,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今天晚上,你要陪我出去!”

 

“啊?”

 

“反正明天是第二个礼拜六又不用去学校,你强暴了我,我当然有权利向你要求赔偿啊!”

 

在我清楚地掌握住所有的状况之前,便被美理拉到外面,随便拦了一辆计程车,把我硬塞了进去。

 

美理跟司机说:“到普劳顿西海湾大饭店。”

 

大饭店…#p#副标题#e#是?跟美理两个人?而且我还是穿着制服呢!

 

但我已经失去了反驳的权利。现在只能乖乖的听她的话做。

 

计程车渐渐地行驶到了临海地区。

 

舞场饭店区。这是一个林立着许多世界着名的高级大饭店的地区。在它的周围有着大型的主题乐园以及演唱会会场。而在这些高级大饭店中,“劳普顿西海湾大饭店”则被称为是最高级的五星级大饭店。

 

计程车在一栋气势豪华的建筑物前停了下来。

 

“那么、我们走吧,小匡。”

 

下了车之后,美理对我这么说。

 

我们走吧?真的可以进去这种地方吗…?

 

“你在怕什么啊。我#p#副标题#e#连位子都已经订好了,赶快进去啦!”

 

我被美理催促着,便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那我先去确认一下我们的位子,小匡你先在大厅等一下喔!”

 

说完之后,美理便向柜台走去。

 

过了几分钟之后,美理笑咪咪的走了回来。然后抓住我的手,将我拉进电梯里。

 

纵使在高级大饭店里,美理仍然不改她那任性的行为。

 

电梯将我们直送到最上层的餐厅。

 

这里四周都是贴着玻璃,能够欣赏整个城市的夜景。

 

当我被带领到窗边的预约席,坐了下来之后,终松忍不住地开起口问。

#p#副标题#e#

“美理,你带我到这里来到底要干什么啊?”

 

“当然是来吃饭的啊。小匡的脑袋里难道只有装着做爱这件事而已吗?”

 

“喂、喂!求求你不要那么大声好不好?”

 

美理看到我这副焦急的模样,笑了出来。

 

过了不久,服务生端来了一道道豪华的料理。

 

“怎么样?吓到你了吧!”

 

美理得意洋洋的问着我。

 

“说真的,这已经超越我惊吓的范围了。美理你也不对我说明清楚,就将我拉到这种地方来。”

 

“因为啊,#p#副标题#e#我今天决定要跟小匡约会的嘛!”

 

“这是?约会…?”

 

我感到有一点惊讶。普通人应该早就知道这是约会,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

 

“对,约会!我为了筹画这个约会连学校都装病没去耶!”

 

原来是这样的啊。自从那件事以来,我一直以为美理非常地讨厌我,但是她却完全与我想像的相反。

 

当我们将所有的料理送进肚子里之后,一边享受着饭后的咖啡,一边聊着一些无聊的话题。然后…

 

“小匡…”

 

“咦?怎么了啊?忽然变得结结巴巴的!这不像美理喔…”

 

“我、我也有紧张的时候啊!”

#p#副标题#e#

美理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把钥匙出来。

 

“其实,我已经订了一间这家饭店的双人房。”

 

啊?订了双人房!

 

“这这这、这是…?”

 

“不、不愿意的话你可以拒绝的…但是,这是我对你的心意…”

 

美理将钥匙递给了我,等待我的回覆。

 

当我正犹豫不决的时候,美理温柔地对我轻轻的说。

 

“我并不是要求你现在就决定要让谁当你的未婚妻。我觉得如果能当小匡床上的朋友的话,我就满足了。如果小匡你真的有喜欢的人的话。但是今晚,我要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我默默地#p#副标题#e#点了头之后,慢慢地将手向钥匙伸去。

 

当手越来越接近钥匙时,我的心脏也跳得越来越快,内心不停地挣扎着。这并不是因为受到美理的诱惑,而是因为她对我的这份感情而挣扎着。

 

“我真的,可以吗?”

 

“笨蛋…你要我说几次啊!”

 

“对不起…因为我对自己没什么自信…”

 

“那种东西,我也没有啊…”

 

美理将手伸到我的手背上。

 

“那、我们走吧。这一切都是为了小匡的喔!”

 

我们离开了餐厅,朝着房间走去。

#p#副标题#e#

我站在门前,用美理给我的钥匙插进了钥匙孔里。

 

接着我们两个人一起转动钥匙。门被打开时所发出的声音,在宁静的走廊上显得格外响亮。

 

美理从背后温柔地抱住我,然后轻轻地将我推进房间里,这时我感到非常地害羞。

 

“美、美理…我自己会走啦!”

 

“不~行。到床上为止,我不会放手的。”

 

我们在窗边的床头坐了下来。

 

“小匡。你看一下外面。”

 

我朝着玻璃窗望去,眼前出现的是宽阔的主题乐园美丽的夜景。

 

“好、好漂#p#副标题#e#亮喔~”

 

“对吧。我早就想跟小匡一起分享这么漂亮的夜景…”

 

美理好像有什么话想告诉我一样,表情变得有点沉重。

 

美理的这种表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而且,我有一些不在这里就不能说的话要跟你说。”

 

“不在这里就不能说的话?”

 

“对…这里,在很多方面来说,可以说是对我产生很大的影响的地方。”

 

影响?我看了一下她的脸。

 

“现在我要说有关于我的事,小匡你听一下…”

#p#副标题#e#

美理用着未曾有过的认真表情对我诉说着。

 

我对她轻轻地点了头之后,她便露出了笑脸。

 

“我啊,从小就非常地不听话,每当父亲在说有关于小匡的事情时,我都会觉得很烦。但是每天这么的听下去,我也渐渐地开始对小匡产生兴趣。”

 

原来美理也跟美砂一样从小就被菅野先生的话给催眠了。但是菅野先生为什么要如此做呢?对我来说仍然是一个谜。

 

“我很想有个能够一起玩耍的第弟。说不定我以前一直将它寄托在小匡的身上…嗯,那时小匡已经变成我心目中理想的弟弟了。虽然不是那么地优秀,但是是一个对他人非常亲切且温柔的男孩。我一直抱着这种想法。而当我高三的时候,爱上了我所属的田径社团的一个已经毕业的学长。”

 

当我知道美理心中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心中感到有一点伤痛。

 

她好像也看出了这一点,轻轻地笑了一下。

 

“也许那是一切错误的开始,那个时候真的非常地快乐,也经常跟那个学长出去约会。但是一个事件…这么说有一点夸张,应该是说发生了一件事。”

#p#副标题#e#

美理稍微停顿了一下,朝着远方的夜景望去。

 

“今天跟那一天差不多…也大约是这个时间…一起在这里欣赏着夜景…”

 

接下来的这句话令我十分的惊讶。

 

“当我正欣赏着夜景的时候,那个学长却从背后侵袭了我…我就是在这里被夺走处女的。这并不太重要,我早就打算将我的第一次给他…但是,学长却不是如此…在半强暴我的时候竟然对我说,‘我的目的只是为了你的处女,做完了就再见啦!’…”

 

美理的声音有点颤抖。窗外的灯光,从她眼里的泪珠反射出来。

 

“我只是学长发泄性欲的工具…我被学长给凌辱了。”

 

真的不敢相信。美理竟然有着这么悲惨的经历!那个时候的反应难道是因为这个理由才…?我完全不能理解那个男人的想法。被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喜欢,为什么还做得出那么残忍的事呢!?

 

不停地涌出泪水的美理,装出了笑脸转头对我说。

#p#副标题#e#

“可是,从那个遭遇里将我救出来的是对小匡的这份感情。小匡绝对会拯救这个被人抛弃的我。小匡绝对会非常疼爱我。我需要小匡的安慰…我需要小匡的关怀…但是,我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女人…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连我的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我的脑里浮现出我几乎等于是在强暴她之后,她对我说的那些话。我所做的,不是跟那个学长所做的事一样吗?

 

“小匡,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所以你可以不用选择我。但是其他的女孩子不行。绝对不可以对她们做出对我所做的那种事。”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我这么的说着,温柔地抱住她的肩膀。

 

“小匡…”

 

美理的眼中流出斗大的泪珠紧紧地抱住我。

 

“求求你…用小匡来满足我的心,用小匡来填满我的心…”

#p#副标题#e#

美理紧抱着我,在耳边这么地对我说。我被她的气息所刺激,全身渐渐地热了起来。

 

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心脏跳得也越来越快。

 

“美、美理…我、我…”

 

我正想继续说下去时,她用食指按住我的嘴。

 

“不要慌张…先去洗个澡。一起洗喔!”

 

美理好像在诱惑我一样,扭动着屁股朝浴室走去。

 

我们将衣服全部脱下之后,相互洗着彼此的身体。

 

“接着用这个,帮我洗一下…”

 

美理递给#p#副标题#e#我一条沾满了沐浴乳的浴巾。

 

“用这个洗吗?”

 

“对…用那个,身体先不用洗…从那里开始帮我洗…”

 

美理身体向下,跪卧在浴室的磁砖上,将浑圆的臀部朝向我,让我方便为她洗。

 

“真的可以吗…?用这个洗的话会很痛的喔…?”

 

“没关系啦…嗯,放办法。你把那条浴巾的另一端给我一下。”

 

我将浴巾的另一端交给了伸手过来拿的美理。

 

“小匡你只要从后面拉住你的那一端就好了…这样你应该会吧!”

 

我试着将浴巾慢慢地拉了一下。

#p#副标题#e#

“对、对…这样就可以了…再继续下去啊!”

 

我顺着美理的话,继续地拉着浴巾。

 

“嗯…再、再用力一点…对…对…用力…嗯、啊嗯!”

 

美理明确地在寻求着快感。我为了满足她,微妙地扭转了一下,继续拉着浴巾。

 

“啊、好好…再、再…再继续啊。再用力一点…嗯,继续摩擦啊!”

 

美理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高。光听着她的声音,就让我稍微地兴奋起来。

 

“啊嗯…嗯嗯,啊…再、再继续…小、小匡…好棒啊!”

 

“美、美理…我、我…快要忍不住了。”

 

“再帮我…#p#副标题#e#一下,就好…啊啊…对,啊…嗯嗯,好、好棒…嗯嗯!”

 

美理忽然挺起身来。我马上将手的动作停住。

 

“啊…嗯…只有我舒服,就有点不公平吧。我也来帮小匡做一下,你先坐到浴缸上面去。”

 

我听着她的吩咐,坐到浴缸上的时候,她便慢慢地走到我的身旁。

 

“你不要乱动喔。我来帮小匡的分身舔一下。”

 

美理慢慢地向我的那根伸出手去,当她的手指碰触到的那一瞬间,我不禁颤抖了一下。

 

“嘻嘻…你蛮敏感的嘛…而且已经变得好大了…我的声音竟能让你变成这样啊!”

 

美理的脸渐渐地靠近过来,接着我感到前端有一股温暖的感觉。

 

“嗯…嗯呜,嗯嗯…小匡的…嗯啊…一直在跳着,啊嗯嗯…变得好热…喔…”

#p#副标题#e#

随着她的舌头妖艳地转动,敏感的肉根更加激动的反应着。

 

“嗯呜…嗯嗯,嗯嗯…啊、嗯、嗯嗯!”

 

一种黏滑的感觉,扩张到全身各处。当美理稍微地用力一下时,下半身便被即将爆发的紧张感侵袭。

 

“小匡…你真的有感觉到啊…啊…可以…更加地舒服一点喔。全部,嗯…我全部都会帮你吞进去。”

 

美理连从前端渗出的那些先跑出来的液汁,也全部用舌尖吸取。

 

“嗯嗯…嗯、小匡的…不停的不停的…嗯呜,停不下来…”

 

她又将我的含进嘴里,前后不停的在嘴里摩擦着。

 

“美、美理…我、我要!”

 

美理迅速#p#副标题#e#地将嘴巴挪开,用力的握着我那根快要到达极限的前端,妖艳地笑着对我说。

 

“不行…还不能射出来喔。一定要一起去喔!”

 

我们将场所转移到床上,更加激情地寻求着彼此。

 

“啊嗯…小匡你想要怎么做都可以…用小匡的,让我更、舒服一点…”

 

美理的声音在我的脑中响起。什么都不想,只专注着将分身插入,在她的体内搅拌着。

 

“嗯、啊嗯…啊,呜、啊啊啊!”

 

随着我的动作,美理也摇动着她的腰部。

 

“嗯、好棒…啊嗯,小匡的…插进去…啊嗯、嗯嗯嗯!”

 

我不停地重复着这个动作,同时从大腿间不断地传来一阵阵的快感。加上美理甜美的呻吟声,使我更加地感到舒服。

#p#副标题#e#

“美、美理…”

 

“啊…小、小匡…嗯,好棒喔…啊啊嗯嗯。好、好舒服…啊!”

 

美理更激烈地呻吟着。随着她的声音,我更加地兴奋起来。

 

“美、美理…我、我…已经不…”

 

“再…啊啊,再稍微…嗯,忍、忍耐一点…我、我也快要…啊啊…嗯嗯…来了…”

 

我一再的忍耐,更加地用力摆动着我的下半身。我被这一波波的快感给刺激得完全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我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这种令我疯狂的动作。但是,当我在让它喷出来之前,却先从美理的肉壁传来了一股强烈的紧缩感。

 

“啊啊!嗯、嗯嗯嗯…呜!嗯啊啊啊啊!!”

 

“呜呜!啊#p#副标题#e#!”

 

我的分身终于爆发出来了。冲到出口附近的白浊色岩浆,一口气朝着膣内的深处喷出。

 

“啊啊啊啊啊啊,好热啊!小匡的好热啊!!”

 

我们一起迎接顶点,互相分享了彼此的热情。

 

在双人房过了一夜的我跟美理,在隔天早上将房间退了之后,回到了家里。

 

“那,我要回房再睡一下子,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喔!”

 

美理说完之后,便回到房间里去。

 

剩下的就交给你…

 

说真的,我非常的苦恼。好像对美理动了太多的情,真不知道要怎么样来对待其他的女孩子才好。

#p#副标题#e#

我一直站在门口,这时美砂从二楼走了下来。

 

“你回来了啊!”

 

“啊…我回来了…”

 

被她看到我早上才回来,我感到有一点尴尬地抓了一下头。

 

不、这还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我要用什么态度来对待美砂呢?

 

“美砂,我…”

 

她将我的话打断。

 

“小匡,你愿意跟我约会吗?”

 

“咦?”#p#副标题#e#

 

“到银河去约会。很浪漫吧?”

 

美砂微笑地拉住我的手,将我带到她的房间里。

 

进入她的房间时,我不禁感叹了一声。在黑暗的室内,布满了被星座投射机所照出的星星。

 

美砂牵着我的手,跟我在床边一起坐了下来。

 

我们抬头望着满天的星星。

 

过了一会儿,美砂首先开口对我说。

 

“现在小匡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喔!”

 

“啊…?”

#p#副标题#e#

“如果我没有小匡的话,绝对是活不下去的。但是我并没有要束缚你的意思。想被束缚的是我…”

 

虽然她的语意有一点溷乱,但是她想说的我差不多都了解。

 

这不就是跟美理的要求一样嘛。

 

“美砂…”

 

她眼镜里的那双空虚的眼眸微微地抖动着。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她轻轻地摇了一下头。接着走到我的身边,翘起了屁股。

 

“我,从昨天晚上就一直想像着小匡跟美理姊姊做爱的场面…到最后,终于忍受不住…但是我并不是讨厌小匡跟其他人做爱。而是,希望我也可以跟你…”

 

她将长裙#p#副标题#e#慢慢地撩起,雪白圆滑的屁股渐渐地在我的面前露了出来。而且她并没有穿着内裤。

 

美砂将我的手,放到她那平滑的肌肤上。

 

“求求你…对我做比你对美理姊姊所做的,还要更加激烈的事…”

 

我欣然地接受了她的要求。

 

我想自己大概在人类里,是属于最低贱的层次吧。

 

把梅佃当作是自己的宠物,把美理当成自己的SEXFRIEND,而将美砂作为是自己的性玩具。这么地对待着别人不要紧,最糟糕的是老是爱乱施舍感情,当哪一个女人对自己好一点的时候,便会想跟那个人走。难道我就会这么地堕落下去吗?

 

我的手却完全不受我的思考控制,早已抚摸着美砂那丰盈的屁股,接着又探索着湿润的淫部。

 

“啊…嗯嗯!啊啊…其、其他的地方也摸一下…”

 

我将空着的手往那#p#副标题#e#丰满的胸部伸去。

 

从衣服上用手沿着胸部的曲线滑过,再从下面向上搓揉着乳房。捏住已经在衬衫上形成一个小突起的乳头,不停地玩弄着。

 

“嗯!在、在里面的也…多摸一下…”

 

挑逗着灼热潮湿花瓣的手指,慢慢地潜入蜜壶的深处。

 

“嗯!那、那里…多摸一点…”

 

我不停地挪动着手指,最后终于将手指完全插进肉洞里。从里面溢出来的淫液沾满了我的手掌。

 

“美砂…已经这么湿了喔!”

 

美砂听见我的话,眼中含着泪水地对我说。

 

“就连这么淫贱的我…小匡还是能这么地温柔对待我啊!”

#p#副标题#e#

“你把我看得太崇高了啦。我只是一个卑鄙、下流的人而已啦!”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着沉浸在淫蜜之中的手指拨弄着充满血丝的肉芽。

 

“啊…小匡…嗯!嗯啊!”

 

从美砂的嘴里传出甜美微热的呻吟。

 

“美砂…我真的可以满足你吗?”

 

我一边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着,一边用插在里面的指腹摩擦着肉壁。

 

“嗯啊啊!我、我…想要小匡…对我做淫乱到不敢跟其他人做的所有的事,残忍的事通通发泄在我的身上!”

 

“美砂…”

 

“小匡!”#p#副标题#e#

 

我们将彼此的衣服脱下,一丝不挂的面对着。

 

接着她从床边拿出了一条麻绳,递给了我。

 

“用这个,将我绑起来…”

 

我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捆绑才好,但是我还是将美砂的大腿拉开,随意地将大腿、双手以及柔嫩的双峰用力地绑了起来。

 

“呜呜…好紧喔…”

 

我看了一下非常苦闷地呻吟着的美砂一眼之后,便坐到她的腹部上,将硬棒放在被绳索绑住的乳房之间,同时用着双手将乳房住中央挪挤。

 

“我的胸部有着小匡的东西在…脉搏不停的跳着…啊啊、太舒服了…”

 

坚硬地挺立着的分身不停地被乳房摩擦着。美砂也渐渐地明白了我的意思,用舌尖刺激着从乳房间突出来的分身前头。

#p#副标题#e#

“嗯、啊嗯。啊啊!啊嗯、嗯…呜嗯嗯!”

 

动作越来越敏捷,速度越来越快。跟着这个速度,麻痹着我大腿间的快感也随之增加。汗水、唾液以及从先端稍微地渗出的汁液把我的分身跟美砂的胸间濡得又湿又滑。

 

“啊…好、好棒…啊。而、而且…小匡的…快要溢出来了…”

 

我对这种异常的性行为感到格外的兴奋,也差不多要到极限了。

 

我的背后产生了一道电流。

 

“呜啊!射、要射了!”

 

话一说完,便喷出了白浊色的黏液,把美砂的脸弄脏了。

 

“啊!啊嗯、嗯…啊啊…嗯啊,好、好好吃…”

 

在眼前目#p#副标题#e#睹射精瞬间的美砂,陶醉在恍惚的世界里,并用舌头舔取着散布在嘴唇周围的精液。

 

“美砂…帮我弄大一点好不好?”

 

我换了一个姿势,将头伸到美砂的下腹部,把分身塞进美砂的红唇里。无法动弹的美砂将我的分身含在嘴里,用舌头细心地品尝着。

 

而我也跟寻求着刺激的淫唇,进行着浓烈的热吻。

 

我们互相地贪婪着彼此的秘处,而我的那根也逐渐地恢复雄风慢慢地膨涨了起来。

 

“啊嗯!啊、小匡…的,变得、啊!好大…”

 

当分身已经膨胀到快要爆炸的时候,我又转了一个身,好方便我插进美砂的体内。

 

她的雪白色肉体微微地颤抖着,彷佛在期待着将要发生的事一样!诱惑着我的那根樱桃色的肉欲。

 

我故意挑逗着她,用欲火的先端刺探着潮湿的肉瓣,用分身随意地摩擦着。

#p#副标题#e#

“啊啊!好舒服…啊。继、继续地、摩擦下去!我、我…的,花瓣、继续下去!”

 

我不停地玩弄着她的花瓣。

 

刚开始沉溺在这种快感之中的美砂,也渐渐地开始焦急起来。

 

“啊、不要…这、这么…这么地戏弄我啊…求、求求你,插进去好不好!”

 

“怎么了啊。你不是要我对你作残酷的事吗?”

 

“不、不要!拜托、拜托你!把小匡的分身插进我的花瓣里!我、我…已经不行了!快要发疯了啊!”

 

“真是拿你没办法。”

 

于是我将沾满了各种液体的分身,塞进那张垂滴着汁液、迫不及待地想被人侵犯的淫唇的隙缝里。

 

“啊呜!啊#p#副标题#e#…啊嗯、啊啊…啊啊!”

 

美砂像是被这个期待已久的快感给淹没似的,显现出非常喜悦的表情。

 

“好粗…好热…插进去就…好舒服喔…”

 

当到达了最深处的时候,我便开始摆动起我的腰部。激烈的抽送使得接合的部位发出“碰碰”的声音,从淫唇的缝隙里漏出的黏液也发出卑猥的水声。

 

“啊啊!嗯嗯、嗯啊!不…嗯呜嗯…”

 

我们为了要加深彼此的快感,不停的扭动着腰。

 

“不、不要…嗯、啊嗯、好、好棒啊!继续…求求你再继续!坏了…也没关系,让我再舒服一点!!”

 

热情地呻吟着的美砂,己经停止了一切的思考,沉溺在快感的世界里。

 

我也被来自膣内的那股刺激让我快要忘了自己。

#p#副标题#e#

“啊、啊啊!啊嗯。呜、呜啊,啊啊嗯!”

 

我的意识离我越来越远,脑里只有美砂的呻吟声以及插入时摩擦的声音,我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了。

 

这时,美砂突然激烈地痉挛起来。

 

“啊啊!嗯嗯…好!好…啊啊啊啊啊!!”

 

她的身体顿时僵硬了起来,同时我的肉根也被紧紧地紧缩了起来。

 

“好啊!我也要来了喔!”

 

炽热汹涌的欲望急流,在密洞的深处爆发出来。

 

“呜、哇啊…啊,好热…出、出来…好多…出来了啊…”

 

美砂像在#p#副标题#e#自言自语般似的说着。她那张表情恍惚的脸,大概是因为太舒服了吧,眼睛已经有一点翻白。

 

我下了楼想要洗净跟美砂做爱时所流出的汗,却遇到了美月。

 

美貌的未亡人,用着好像一切都已经知道一样的表情对我微笑着。

 

“匡先生。今天天气不错嘛!”

 

“嗯,一早就艳阳高照。”

 

“今天你要出门吗?”

 

我听不清楚她这句话的意思。难道美月她也打算跟我约会吗?

 

“请问一下…难道,又忍不住了吗?”

 

“咦?不,不是,并不是我…”

#p#副标题#e#

美月红起了脸结结巴巴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这…匡、匡先生,我之前不是说过,不可以对我这种黄脸婆有与趣的吗?你已经有了跟你非常相配的女孩子们在等你…”

 

美月这么地说着。但是我不太喜欢她的这种自暴自弃的说法。

 

寡妇也有争取幸福的权利。有权利去决定她自己的第二个人生要如何的过。如果我有能力帮忙的话,无论如何我会帮她到底的。

 

“美月。我已经爱上了一个让我成为男人的女性了。”

 

她浮现着困惑的表情低下了头。

 

“我…我不认同你的这个想法。”

 

“为什么?”

 

“你将性欲#p#副标题#e#跟感情溷在一起了。所以,你一直不知道选谁当未婚妻才好,对吧?不要被一时的感情给困惑。做爱并不能直接跟爱情划上等号的…”

 

这句话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坎。完全被她说中了我目前的状况。

 

“美月…我是…”

 

我正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发现到美月在微微地颤抖着。紧紧地抓着围裙,好像拼命地在忍耐些什么事一样。

 

这时我忽然明白了。

 

美月的这些话,为了要提醒她自己而说的。事实上,现在我确信她绝对是在抑制着自己生理上的欲望。

 

“美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忍不住紧紧地拥抱着她。

 

“啊!不行…”

#p#副标题#e#

从她的嘴里泄出了一道细声。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那外型优美的乳房以及丰硕的臀部。

 

“啊啊…匡先生。求求你,不要令我难堪…”

 

“我没有要让你难堪的意思。”

 

“那!那,你应该将你的这份感情,投注在一直都在等待你的那个女孩的身上…”

 

这时美辉的脸忽然在我的脑里浮现出来。一个正直、纯朴、天真的少女。用着灿烂的眼神看着我。

 

“我真是一个残酷的人。很简单地就屈服于肉欲之下的男人,我实在是配不上她。”

 

“尽管如此,她仍然在等待着你。只为了你…”

 

美月依旧#p#副标题#e#颤抖着,而且根本没有意思要来碰我。紧握着围裙的手也没有松开。

 

“我知道了。我回房之后会冷静地思考这些事的。”

 

我将紧抱住她的手拿开之后,她便松软地倒在地上。

 

“谢谢你…那接下来就拜托你了喔!”

 

我对她点了点头之后,便朝浴室走去。

 

“但是,有一点请一定要记住。如果美月需要我的话,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为你尽力的…”

 

微弱的哽咽声传进了走向浴室的我的耳里。

 

当我换上了外出的衣服,站在美辉房间的门口时,差不多是下午一点左右。

 

我敲了一下门,从里面传来了稍带鼻音的回覆。

#p#副标题#e#

“是我啦,匡哥哥。我可以进去吗?”

 

“匡、匡哥哥!?等、你等一下!”

 

大概过了两分钟之后,她终于允许我进去。

 

打开了门,穿着非常亮丽的粉红色连衣裙的美辉站在我的面前。

 

“啊…请问哥哥有什么事吗?”

 

“嗯…”

 

我点了一下头,马上发现美辉红着眼睛,裙子还有一点皱皱的。美月说的没错,她的确一直在等着我。而且是一边闹着脾气,并将自己打扮成这么地漂亮…

 

“就是…如果不嫌弃的话要不要跟我约会啊?不对,是请你跟我一起去约会!”

 

我说完之#p#副标题#e#后,美辉马上高兴的跳了起来。

 

“…!!”

 

大慨是因为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了吧,她只是不停地对我点着头。

 

我向她伸出了手,她便马上向我扑了过来。

 

美辉紧紧地抱着我的手臂,忽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低下头去。

 

我朝她所看的地方看去,原来她是在在意变皱的裙子。

 

为了第一次的约会特地准备的衣棠,竟然会变成这样,难怪她会不高兴。

 

我为了安慰她,便对她说。

 

“美辉,这件连衣裙你穿起来蛮好看的嘛,蛮可爱的喔!”

#p#副标题#e#

美辉马上又恢复了以往的那个灿烂笑容。

 

美辉将脸颊靠在我的手臂上,看到美辉的这个可爱的动作,我巴不得在这里就将她紧紧地抱住。但是一切绝对不能太急!

 

“我们走吧,公主!”

 

“嗯!”

 

美辉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到这里还算蛮顺利的,可是…

 

出门没多久,我马上遭遇到了一个大难题。

 

“匡哥哥,你要带我到哪里去呢?”

 

糟糕!我#p#副标题#e#只想着要跟她出来约会,却没有决定要去哪里。

 

“嗯?是哥哥约我出来的耶,你什么都没有想好吗?”

 

美辉稍微地嘟起了嘴。

 

“难道,你其实没有要跟我出去玩的打算吗?”

 

“没那回事。只是,我今天想让美辉来决定要去哪里的…”

 

美辉抬头看着慌张地辩解着的我之后,闭起眼睛低下了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糟了!我惹她生气了吗?

 

当我发着呆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美辉拉了一下我的手。

 

“真没办法。真是的,匡哥哥每次都要美辉帮你才行啊!”

#p#副标题#e#

她微笑地对我说。

 

“美辉有个地方一直想去,在临海区城里的一个叫做(海洋钻石)的地方。以前我读的学校在毕业旅行的时候原本要到那里,但是在还没去之前美辉就已经传学了,而且这里的学校也不去那个地方。”

 

看样子,美辉早就已经决定好约会的地方了。但是她却来问我要到哪里去。

 

唉,这也是她可爱的地方…

 

“OK,那我们就朝着海洋钻石去,Let’sgo!”

 

于是我便跟稍微有点装着大人的美辉一起朝海洋钻石走去。

 

美辉所说的(海洋钻石),指着是在这个城市里面的一个主题乐园的名字,里面不仅有许多的游乐设施,还可以同时shopping。所以这个地方也成为了年轻人约会的热门地点。

 

“哇啊!真的好大啊!”

 

这是当美辉踏进临海区域综合中心“海洋钻石”的入口大厅时,所发出的第一道声音。

 

这也难怪美辉会这么地惊讶,这里大到就连住在附近的我也感到非常的惊奇。到底有多大呢?最少也有东京巨蛋球场的十倍大吧。在这个巨大的休闲设施里,我们决定先到专门商店街去逛一逛。

 

“哥哥,可不可以到美辉知道的店里看一下啊?”

 

“嗯?你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的吗?”

 

“对啊。可是我有看过杂志里的介绍,所以大概都已经知道这里有什么店了。”

 

难道美辉连约会的程序都想好了吗?我不禁这么地想。最后我还是全部都得靠美辉的指示,只能跟着她走。

 

美辉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到她想去的店里。

 

那是一家卖着从跟大人一样高大的,到像钥匙圈一样小的,冬式各样的玩偶店。

 

唉~毕竟美辉就是这种女孩子,要怎么说呢…

#p#副标题#e#

走进了店里,美辉便兴奋不已地开始到处物色着喜欢的玩偶。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感叹地想着。女孩子真的非常地难理解…

 

忽然,美辉在店里的一个角落停了下来。

 

“哥哥、哥哥。你觉得如果要摆在美辉的房间的话,那个无尾熊跟这个小绵羊哪一个比较好啊?”

 

美辉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陈列在摊子上的两个动物玩偶。

 

一个是眼睛看起来很想睡觉,体型蛮大的绵羊玩偶。我好像在电视上看过它,大概是某种东西的代言动物商品吧。

 

但是无尾熊则还比它更加地引起人的注意。虽然比绵羊还小了一点,但是它最引人注意的地方,就是它的眼神非常地恐怖。这种东西还能被做成商品来卖,这个世界真的是非常奇怪。

 

“美辉的话,这个大概比较好吧?”

 

我这么地#p#副标题#e##p#副标题#e#说着,伸出手去拿看起来很困的那个绵羊玩偶。

 

我将这个大到需要用拖的玩偶递给了美辉。

 

美辉抱着它,气氛像是在童话的世界里一样。

 

“电影里不是常常出现女孩子高兴地抱着绵羊玩偶的场面吗?美辉这么看起来,跟这个玩偶还蛮相配的嘛!”

 

“啊~你是在说我还是小孩子的意思吗?”

 

“跟年纪没有关系啦。像我现在还保留着幼稚园时的玩具呢!”

 

“其实,美辉也是一样。嘻嘻…”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着很羡慕的表情看这绵羊玩偶。

 

这个时候,普通身为男朋友应该说的话是:“我买给你好了。”

#p#副标题#e#

我在心里稍微计算了一下皮夹里面的钱。但是,这么大的玩偶,一定不便宜,只凭我现在身上的钱大概付不起。怎么办…

 

当我正在苦恼着解决的方法的时候,美辉稍微地瞧了一下我的表情。然后…

 

“我今天还是不要买好了。回家慢慢地考虑一下再来。”

 

说完之后她便将玩偶放回原来的地方,抱住我的手腕。

 

“匡哥哥。我们走吧!”

 

她头也不回的,将我带到店的外面去。

 

唉…我怎么这么没用啊…

 

美辉好像知道了我没带多少钱出来,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要求我买东西给她。

 

但是在我陪着她逛着她感兴趣的商店时,我又再次深深地感受到,美辉真的是个女孩子啊。

 

我们这么的逛着,美辉好像也开始觉得有点累的样子,走路的速度渐渐地放慢下来。

 

于是我便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观望着四周有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

 

刚好找到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待客室的地方,放着一张可以坐三、四个人的板凳。

 

而且在旁边还有一家小小的冰淇淋店。

 

这时我开始觉得,应该是要夺回这个约会主导权的时候了,于是便主动的对美辉说。

 

“美辉。我们到那里吃个冰淇淋,顺便休息一下吧!”

 

“嗯!”

 

大概是听到冰淇淋这三个字的影响吧,美辉的表情忽然开朗了起来。

#p#副标题#e##p#副标题#e#

我们并列着往店里的商品陈列柜看去。发现到里面跟陈列普通的冰淇淋一样,塞着许多种类的冰淇淋。

 

当我们感到有一点纳闷,看了一下这家店的招牌,上面写着“字宙时代不可思议的新产品,不会融化的冰淇淋”。

 

“啊,这不就是上次电视在介绍的那个冰淇淋吗?美辉很早就想吃吃看了。”

 

喔~在电视上有介绍过啊…

 

为了避免这种时候跟不上话题,我看我以后还是得多看一下这类的节目才行。

 

我们买了两个香草口味的冰淇淋,坐下来慢慢品尝。

 

“啊嗯。嗯~好好吃耶,哥哥。”

 

“对啊。虽然吃起来的感觉怪怪的,但是味道还不错嘛!”

 

我们一边吃着这个#p#副标题#e#奇怪的冰淇淋,一边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学校的事、感与趣的事、今天的事…

 

不谈过去以及将来的事,只聊着现在所发生的事。我觉得这并不是偶然产生的,而是故意避着讨论有关于未来的事。

 

过了一会儿,休息得差不多的我们,开始在决定接下来要怎么办。

 

当然不是指将来要怎么办。是针对今天的这个约会。

 

能否为这个约会画下完美的句点,完全是要靠男方如何的安排来决定。

 

幸好这一点我早已有了打算。

 

“美辉,你要不要到这附近的那座桥去看一看啊?这个时间海湾区的夜景应该是很美丽的喔!”

 

“真的吗?美辉很久以前就很想看了耶!”

#p#副标题#e#

美辉好像完全将疲惫忘却了,很有朝气的从椅子站了起来。

 

既然如此,就马上动身吧!

 

而且今天又是周末,不赶快去的话一定会很拥挤。我也马上就站了起来。

 

“那我们就赶快去吧!”

 

“嗯!”

 

美辉用力地点了头,抱住我的手腕。

 

我们大约走了十五分之后便到了那座桥。

 

实际上,我也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这里的夜景。

 

虽然曾经#p#副标题#e#在电视上看过这里的夜景,但是毕竟跟自己亲眼看见的感触不同。

 

环绕着四周的高速公路湾岸大桥上的路灯所发出的灯光,从海面反射出来的夜景,真的是非常的美丽。难怪会成为情侣的约会圣地。

 

“哇啊!好漂亮啊~”

 

美辉松开了我的手臂,朝着桥的隔墙跑了过去。

 

“真的好美丽啊!哥哥,来这里一起看嘛!”

 

她兴奋地把身体伸挺出了隔墙,催促着我。

 

这种状况,这种气气下,绝对是个能够完美地将今天的约会结束最棒的机会。

 

慢慢地走近美辉身边的我,轻轻地把手向她的肩膀伸去。

 

“美辉…”

#p#副标题#e#

我像是在触摸着容易摔坏的陶瓷器一样,轻轻地抱着美辉的肩膀。

 

“啊…哥哥…”

 

美辉轻轻地说了一声。稍微害羞的表情,微微地颤抖着的肩膀。她像一只幼弱的小鸟一样,将手从隔墙放开,依靠在我的怀里。

 

“终于,哥哥主动地来了…美辉、美辉…一直在盼望着这一刻。”

 

美辉在我的怀中对我诉说着她对我的这些温柔的感情。

 

“美辉…从小就一直非常喜欢哥哥的事了。而且父亲也常常对我说有关于哥哥的事,更加地让我喜欢上了哥哥…”

 

这跟美理及美砂所说的完全一样。美辉也同样是在管野先生的那些话的影响之下长大的。但是这对她们来说是好还是坏呢?

 

在我怀里的美辉像在作梦似的继续地说着。

 

“当初,我#p#副标题#e#完全不了解父亲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却在不知不觉中美辉开始觉得,自己将来是要成为这个人的新娘…。绝对要跟匡哥哥结婚…我一直这么地想着。这份感情,到现在仍然没有变喔。还有,将来也…美辉一直都很喜欢哥哥的…”

 

我得到了一个结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意志以及感情。虽然多少会受到外在环境的影响,但是最后仍是由自己在内心慢慢地培养的。

 

就算一开始就被灌注某种想法,能否持续下去则是要依靠自己的意志及感情的。

 

而菅野家的三姊妹,则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意志,是自己决定要这么做的。

 

跟这个被人牵着鼻子跑的我是不一样的。

 

美辉一直默默地等待着我。等待着这么没有用的我…

 

我从美辉的背后温柔地将她抱住。

 

“哥哥…?”

 

我用手托着她那张困#p#副标题#e#惑的小脸,静静地将我的嘴唇贴在她的嘴唇上。

 

“…!?”

 

美辉好像一时无法掌握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似的,顿时身体僵硬了起来,但过了不久她也渐渐地松缓了下来。

 

彼此的嘴唇互相地接触着,而时间也一分一秒的逝去…

 

突然我的手感到了一股凉凉的感觉。

 

美辉的眼泪…?

 

我慢慢地离开她的嘴唇。

 

“哥哥…美辉、美辉!”

 

美辉一边哭泣着,将头埋在我的胸怀里。

#p#副标题#e#

而我也温柔地拥抱着她。